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Live Let Live(1)

简称三L

标题意思是“共享生命”

曾经提到过要写的脑洞

非常ooc*3,含有大量私设

BE*3,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的文章目录



“水门先生……那只眼睛……”

 

“……”水门的声音很久后才传来,里面满满的都是苦涩,“我知道了。”

 

卡卡西躺在病床上,手指轻轻碰着那只被掩盖在绷带底下的不属于他的眼睛,用外面零碎的对话拼凑出了事情——无非就是这只眼睛有什么问题。

 

那又怎么样呢,反正带土被压在巨石下的那一刻,名叫旗木卡卡西的少年就早已由内到外的死了个干净,连点灰都不想剩下。

 

他隔着绷带碰触那只眼睛,心里那些嘈杂的声音似乎就会减弱少许。卡卡西倚靠在自己垒起来的枕头堆上,闭上露在外面的右眼想要休息一下。

 

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岩洞。

 

他吓了一大跳,想要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深陷在这里无法逃脱。他试着解开幻术,但是查克拉平缓的流动告诉他不过是无用功。卡卡西干脆就放弃一切动作,安静的站在这里,看接下的事情怎么个发展。

 

反正自己是在木叶医院里,外面还守着水门老师——能够入侵医院并释放幻术必然是有强大的实力,对他一个刚升上忍的小家伙想做什么也是抵抗不能。再说了,自己身上除了写轮眼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宇智波家族那帮豺狼就算想动手也要看老师几分薄面——自己拥有写轮眼这个消息早已被封锁。

 

所以他就很干脆的放松下来,开始仔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结果这一看他反倒看出什么名堂来了,旁边床上躺着个人——这不是救了自己的带土吗!

 

“带土!”卡卡西直接扑了过去,“带土!”

 

结果他直愣愣的穿了过去,卡卡西挥了挥自己的手,发现也带不起一丝的风。低头一看整个自己都是半透明的,像是个鬼魂一样飘着。

 

难不成自己是死了?带土是自己死前看到的幻觉?

 

还没等卡卡西那难得有些懵逼的大脑恢复运转,就听到石壁一端传来别人说话的声音。

 

“那个小孩子还没醒吗?”是一个低沉沙哑的老人的声音。

 

“那么重的伤哪里会好得那么快啊!”比较年轻而又跳脱的声音。

 

“那现在好得怎么样了?”

 

“还不错,”年轻的声音带上几分兴奋,“估计还有几天就能醒了吧。”

 

“嗯,很好。”

 

卡卡西听着他们说话,不知为何却有着浓浓的不安在脑海里盘旋,他正想退到角落里继续听他们的对话——难保自己会不会被他们发现,就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开始消失。

 

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病房的床上——天花板太熟悉了最近天天看。不过刚刚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梦还是真实,卡卡西捂着自己的左眼想,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带土还活着……

 

带土还活着啊……

 

他那只左眼难得的停止了一直以来的不适与抽痛感,像是在肯定那一切都是真的——哪怕是灵魂状态的他都感觉得到那抽痛感。他握紧自己的手,把自己从床上撑了起来——他要赶紧好起来,这样才能等到带土回来后和他一起出任务。

 

结果他突然感觉到一种恐怖的抽空感从左眼蔓延至全身,卡卡西的手骤然失去所有的力气,又倒了回去。他感觉全身的查克拉都在朝那只眼睛流逝,甚至于自己的生命力好像也被那只眼睛吞噬了一部分。

 

写轮眼这么霸道的吗……但是我从头到到尾没有想过要你啊。

 

少了一只眼睛算什么,我只想你好好的啊,带土。

 

“带土,”卡卡西在床上蜷缩成一团,“你要是没有死就好啦,说好的要一起看见未来的。”

 

卡卡西的声音很柔软,“一只眼睛是看不到未来的啊,我的未来怎么能没有你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强行抽空身体的不适感才逐渐开始散去,卡卡西舒了一口气,放松下早已被冷汗沾染的身体,稍稍的活动开自己因为蜷缩成一团而有些僵硬的身体。

 

反正现在带土大概是活着吧,那他还有什么好颓废的。卡卡西歇了一会等身上的冷汗干了后才从床上爬起来,拖着有些虚软的步子开了门。

 

然后他就用操练了无数次的经验完美的跑出了医院,并且没有一个人发现。径直跑到河边——带土常年在这里练习豪火球之术,而自己喜欢在这里钓鱼。

 

连琳都不知道,其实带土私底下和他熟的像是亲兄弟一样,他们也只是表面看起来关系有点糟糕而已。毕竟那家伙都不知道多少次练习完后带着一身焦糊味搭上他的肩膀跟着他回家——还带点菜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心照不宣地对所有人都瞒着这种关系,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关系差的不得了,只有他们自己不知道多少次看着别人对他两炒作一团试图劝解的焦急表情乐成一团了——每次带土那个笨蛋都差点笑场,总要靠自己转移注意力才不会破功。

 

就好像所有人都以为带土最喜欢吃红豆糕,但只有他知道带土也喜欢吃烧鱼一样,这种别人都不知道只有对方知道秘密的感觉其实非常棒。他和带土都乐此不疲,甚至若不是这次任务,可能水门老师和琳还感觉不到其实他们的关系非常好。

 

所以为什么秘密被戳破后只有他一个人承担后果呢。

 

说好的要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的啊,你怎么能……你怎么敢救下我私下决定牺牲自己的呢?人是一种因为寂寞会死掉的生物啊,别看自己看起来坚强,但是这段时间要不是有带土的眼睛……

 

所以带土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卡卡西笑了笑,在河岸旁的小树林里绕了几圈,走到了他和带土日常训练的小基地,从忍具包里抽出几支苦无就开始练习投掷。

 

一圈苦无飞出去没有一个中的。

 

哦对了,我的左眼现在是看不到的,卡卡西这才想起自己的左眼还缠着绷带,失去了一半视野的他就意味着有半个身子的死角,以及视觉误差所造成的攻击不准。

 

而这些,需要大量的练习来弥补,不过现在自己有的是时间,卡卡西活动了一下手腕,开始不断地通过投掷苦无来确定旧视野造成的习惯和新视野的误差,并不断改正。

 

结果他还没到平时训练量的一半的时候就发现不仅是查克拉,甚至是体能也接近消耗殆尽。他有些困惑,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写轮眼。

 

写轮眼就目前对他而言,只是一把朝着自己的利刃——暂时失去一半视野不说,还不断的吸收他的查克拉,这对于现在的他而言百害而无一利。

 

“你想吃就吃吧,”卡卡西倚坐在树下,摸上白净的绷带,“和带土那家伙一样贪吃,还真不愧是他的眼睛啊。”

 

左眼似乎听到了他的话,传来一阵突兀的刺痛,像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吃痛眯起了自己的右眼,结果又和那天一样,回到了那个带土所在的岩洞。

 

他飘到带土的身旁,看着那家伙半边被压在石头底下的身体上那些白色的奇怪物体,还伸手去戳了戳——果不其然地穿透过去了。

 

只不过看这修补好的身体和奇怪的颜色,他就知道这一切估计是那两个声音的所作所为——看样子带土能够恢复到和以前一样,太好了。

 

等带土醒了估计就会吵嚷着要回村了吧,卡卡西笑了笑,到时候估计老人家会很头痛吧,带土的连环啰嗦大嗓门可不是一般人受得起的。

 

结果刚想着带土的救命恩人就发现人家来了,老人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杖走过来,身后还拖着长长的管子,连在卡卡西看不到的黑暗深处。他看似走得很慢,但是没几步就到了带土的床边,安静地看着带土。

 

卡卡西下意识地藏到了他视线的死角处,仔细地打量着这个老人,结果他就发现这个老人的眼睛是一双没有见过的花纹的写轮眼。

 

宇智波家这么大岁数的又开到三勾玉以上的,而且估计还不在村子的就只有——那个传说中的宇智波斑。至于为什么他没有死……卡卡西想起曾经父亲有过的猜测,朔茂曾经说过,宇智波斑不会那么容易死去的,写轮眼可是一种恐怖的不得了的东西,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宇智波究竟可以藏多少底牌在自己手里。

 

那么,他救下带土是想给带土洗脑好再一次毁灭木叶吗……





黑绝:是为了我老母啊

评论 ( 37 )
热度 ( 75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