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孽缘(06)

今日双更

一会还有,以及曾经答应过某些人的ccg汇报我要等旅游完回家写,宾馆的WiFi简直差到爆破……


我的作品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卡卡西拿着换好新绳子的铃铛,慢慢的摇了一下,清脆的仿若当年的声音响起。他像是没有听够一样又摇了一次,任由铃声带来的记忆将他包裹。毕竟那么多年下来他已经学会了用那些看似痛苦实则温馨的回忆支撑着自己活下去。

 

“天要亮了,”他对着铃铛说,“那个小不点要起来了,要是让那几个孩子知道了肯定要和我闹……毕竟瞒着他们又收了新的学生,嘛嘛……”

 

想起曾经收下猿飞未来后鸣人和佐助难得的统一战线的用怨念的目光看了他整整半年……啊小樱的话也就是砸了一条街吧……甚至连纲手知道了这件事都难得的跑回木叶来看他的学生们争风吃醋的模样,然后在下班后的居酒屋里狠狠地嘲笑除了在办公室里批文件就忙着躲自家学生的他一顿。

 

所以为什么会吃醋呢……卡卡西百思不得其解,毕竟鸣人真正的师父是自来也,佐助的话自己大概也就算他的半个老师——另外半个是大蛇丸,还记得当年大蛇丸难得的喝醉了还抱着自己的大腿哭佐助怎么都不亲近他——纲手偷偷地换了大蛇丸的酒,然后就在一旁“哈哈哈哈”的看戏,一不小心还砸了一张酒桌,而自己简直各种尴尬,把求救的目光投向纲手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小樱的话,果然还是亲近纲手——毕竟再怎么说他几乎没有教这个孩子任何东西,而且他还是个男人,对女孩那些细腻的心理简直天生的完全摸不着头脑——除了宇智波带土这个奇葩。

 

对,宇智波带土这个奇葩非常晓得如何讨女性欢心——上至八十岁老婆婆下至三岁女童。想当年和带土一起把琳送回家的路上简直是招呼不断的,手里前一秒还是空的,后一秒就堆满了糖果和团子——还几乎都是红豆味的。

 

带土每次都会从里面把所有的草莓味的甜食挑出来给琳,如果里面罕见的出现了偏咸口味的——那就都是卡卡西的了,但是海盐口味的在当年还算是件稀罕货,又怎么会天天有呢——这是在很久以后他才想明白的事情。

 

怎么就这么傻呢,他想,不管是自己,还是偷偷地示好的带土。

 

想当年带土是喜欢他的吧,可惜他并不,哪怕到现在卡卡西都不喜欢带土。

 

是谁允许你这个吊车尾逞英雄豁出性命救我的,是谁允许你擅自地把眼睛托付给我就离开的,是谁允许你扎根在我心里变成我的英雄就不走的,是谁允许你诈死那么多年最后又是为了救我这个废物离开的,是谁允许你轻而易举的托付你自己的梦想给我的,是谁允许你命令我必须好好活着的?

 

旗木卡卡西一点都不喜欢宇智波带土,一点也不。

 

他们之间谁也没有资格提恨,更不能用爱来形容。

 

爱这个字来形容他们的羁绊,都太肤浅了。

 

“我怎么又想起你了呢,”卡卡西不由得失笑,“嘛,也是,这么多年的习惯了,改不了了。”

 

他伸了个懒腰,靠坐在洞口处,透过一部分垂在洞顶的红绳看太阳升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出现了一把苦无,然后就自然而又走心的转了起来,大概在转到五百六十八圈的时候卡卡西清晰的听到洞里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头也没有回的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的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处理好的一只兔子——哦大概是回忆的时候顺手做的吧,放在一旁垫好的干净树叶上,道了一句:

 

“早上好。”

 

“早上好,”白松打着哈欠慢悠悠的踱步出来,“老师你起得也太早了吧。”

 

“去刷牙,早餐帮你准备好了,”卡卡西指了指身侧,“外面也给你打了水,记得刷干净。”

 

“我知道啦!”白松经过卡卡西身边看到兔子哀嚎一声,“啊啊啊啊怎么又是兔子……老师你天天都是兔子你不腻的吗?”

 

“当然,你有得选择,我很民主的。”卡卡西说。

 

“那我还可以选什么?”白松期待的问。

 

“你可以选择吃,”卡卡西说,“或者不吃。”

 

“……”白松说,“老师,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欠揍?”

 

“有啊,”卡卡西挠了挠头,“不过他们都在另一个世界哦。”

 

“……哇,人家不过是说句真话老师你就把人家宰了你太残忍了。”

 

“我是很残忍啊,想当年你老师可是大名鼎鼎的‘暗杀者’,死在我手里的人数不胜数,听到我的名字同行都要吓破胆。”卡卡西说。

 

“老师,暗杀者大名鼎鼎的时候就是死的时候了,”白松说,“所以你是又在骗我吗我差点都信了。”

 

“我可没有骗你……算了你就当我骗你吧。”卡卡西催他,“所以快点,刷牙,吃完早饭教完你用忍术我还要去镇上。”

 

“讲道理你先开始聊天的好吗老师?”白松一边说一边走到山洞外面卡卡西挖好的水塘处开始洗脸。

 

“妖怪不讲道理,只讲力量。”卡卡西说,“等你到了外面闯荡的时候要记住,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老师一样包容你的。”

 

“……老师,我总感觉你在暗搓搓的夸自己。”

 

“你的错觉。”



评论 ( 18 )
热度 ( 71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