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1)

还是没忍住开了长篇,下一更可能要等很久

这就是传说中那个我点过但是人家没写完的梗,想了很久还是准备落笔了,无比肥美的第一章,你也可以叫他狗粮甜饼

和平的火影世界,除了琳以外所有人存活,土哥回村

我的作品目录

下一章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梦里那个男孩的话,让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翻身坐起,两手颤抖着撑在被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梦到曾经战场上那血红的一幕,但是直到今天为止他依旧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地面对这段记忆,男人颤抖着手摸上自己脸上的伤疤平复呼吸,蠕动着嘴唇吐出三个几乎微不可闻的字。

 

“对不起。”

 

——————————————————


“卡卡西!一大早怎么就这么没有精神!和我一起进行青春的试炼吧!”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的凯勾住刚从家里出来的卡卡西的肩膀,对他竖起大拇指进行第他也记不清楚是多少次的邀请,当然结果只有一个……

 

“我拒绝,凯。”卡卡西一脸习以为常。

 

“啊啊啊啊卡卡西!你什么时候能答应我一次!”凯满脸的郁闷。

 

“下次吧,下次~”卡卡西早就不动声色的卸下勾住他肩膀的手走出去老远,留给凯的只有一个背影和在背后向他挥动着的手,“今天我有很——重要的事!”

 

“那我明天来找你!”凯得到承诺后心满意足正准备转身离开,结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着卡卡西的背影大喊,“我一生的对手啊!我突然想起你每次好像都说下次!”

 

“我像是那种人吗?”卡卡西的身影已经看不太清楚了,模糊的声音远远传来。

 

你就是那种人,凯在心里想。但是既然卡卡西已经走远,他就没有说出来。

 

依照惯例,卡卡西先拐去山中家的花店买上几支百合,然后径直走向早已走了十多年的那条路。很快他就如同平常那般站在了女孩的墓前,从忍具包里摸出一小袋盐在手心里捻开,洒在墓旁已经有花朵摆放的竹筒里。

 

做完这件事后他才从竹筒里抽出没那么鲜艳的花朵放在一旁,将自己带来的花插进去拢好,又借着竹筒里的水擦了擦刻在碑上的女孩的名字才站起身来。

 

“最近我新收的那几个孩子成长了不少,但还是那么喜欢吵吵闹闹的,像是我们之前一样,老师的儿子和带土的小侄子特别像我和带土,你看到的话也一定会这么觉得吧,不过我现在倒是稍稍理解为什么当年老师总是喜欢站在旁边看着却不插手了……”

 

“就是女孩子和你稍稍有些不同,也不知道现在的木叶是怎么回事,想要走医疗忍者道路的女孩子都不怎么温柔啊,不像当年你那样。不过我现在和带土不怎么吵架了,每次我们一开始吵架总感觉你还在……就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改天我带我的学生们来给你看看,带土这几天去出任务了不在所以没来看你,他叫我和你道个歉,他还是和当年一样那么喜欢你啊……我也喜欢你,只不过当然比不过带土,毕竟他当年想要跟你告白结果被我撞上的次数都快多过我们吵架的次数了……”

 

“老师前几天送给你的草莓收到了吗?哦对还有师母烤的草莓饼干……鸣人那小子在出炉的时候可是偷吃了好几块结果还被师母吓唬了一番,你要是看到的话一定会笑起来的,不过说实话我现在还是不能理解甜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前几天带土还在的时候我偷吃了他一个丸子简直甜死我……”

 

“那家伙还和我生气了,冷战到要出任务前呢,不过最后还是因为要嘱托我和你道歉和我结束冷战了,谢谢你,琳。”

 

“明天那家伙应该就回来了,他一定有很多很多……反正很多话想和你说,所以为了不打扰你们我明天应该不会来,抱歉。”

 

“我现在带着的学生应该等了我很久了,那么琳,我先走了,后天见哦。”

 

卡卡西站在墓前叨叨絮絮,完全不像他平时那副懒散到话都不愿意讲的模样,他从太阳刚刚升起站到太阳已经快要高高挂在天空正中央,身上沾染到的露水都已经干了才离开这里,走前他还如同小时候和女孩告别时那样,只留下一个转身后一边挥手一边远去的背影。

 

好像时光停止在水门班都还在的那一刻。

 

“啊啊啊啊啊卡卡西老师你终于来了!”卡卡西刚出现在第七班小队的集合地点就被一个金发男孩扑上来抱了个满怀。

 

他踉跄着倒退了两步才稳住自己的身体没有被这一扑直接压倒在地,刚刚站稳他就揉了揉鸣人的头发:“老师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嘛~”

 

佐助站在一旁“哼”了一声,脸上就差写着“你就吹吧”几个大字。小樱双手抱胸站在佐助旁边,也是满脸的不信任,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卡卡西怀里的鸣人松开了抱住老师的手,皱了皱眉:“老师,为什么你身上这么冰?”

 

“迷路了很久被晨风把身上的热量带走了嘛啊哈哈哈~”卡卡西挠挠头笑眯眯的说,“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去做任务吧,还有好多任务等着你们呢。”

 

“不要!我不要做D级任务了!整天都是些除草找猫照顾小孩的任务!我要做高等级的任务!”鸣人不满地嚷嚷。

 

连一旁的小樱和佐助也露出了赞同的神色。

 

“你们现在的任务积累还不够,先做D级吧,下周我去找四代目申请一下挑个出村任务给你们,但是你们在这周先给我乖乖的做好D级任务。”

 

“噢噢噢噢!!!!”鸣人乐的直接蹦了起来,佐助冷冰冰的脸上也难得露出几分笑意,小樱也难掩激动地握拳轻声欢呼。

 

“行了别欢呼了,去做任务。”卡卡西冷酷的打断了他们。

 

三人难掩激动的跑到火影楼接了任务就走,却发现自家老师还站在原地不动,鸣人直接开口:“老师,走啦。”

 

“你们今天自己做任务,我找老师有事。”说完卡卡西就一个瞬身,只留下几片被风卷起的树叶。

 

“啧……”三人有点不爽,但还是乖乖地赶往任务地点。

 

卡卡西站在火影办公室门口,没听到里面有谈话声于是敲了敲门,声音刚落办公室里就传来一句“进来。”,他推开门走进去后仔细地关好门才转身看向在办公桌后忙碌的水门。

 

“哦,是卡卡西啊?怎么了?你的那三个小跟班们没有跟着你吗?”水门手里一边以带出残影的速度批改文件一边头也不抬的打趣卡卡西。

 

“老师,他们在做任务,我只是上来问事情而已……”卡卡西有点无奈,“还有老师你是吃醋了吗,鸣人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学生,要说亲也是亲你多一点啊……”

 

“可是现在他在家里吃饭张口闭口不是你就是富岳家里那个佐助,老师我真的很伤心啊,”水门笑着回答,并没有否认吃醋这一点,“所以你有什么事吗?”

 

“老师,带土的任务要结束了吧?我总觉得他今天就会回来。”

 

“诶?!你怎么知道的,带土还要我瞒着你说要给你个惊喜呢!”水门这下是抬头了,“算了你们一直这么心有灵犀的……记得今晚来我家里吃饭啊,玖辛奈说你们两个好久没有来了,再不来的话就……你们懂得。”

 

卡卡西打了个寒颤,“我知道了,晚上我一定会到的。”

 

他还站在原地。

 

“那还有什么事情吗?”水门本以为他要离开却发现自家弟子还站在原地,于是温和的问。

 

“需要我买菜吗?”

 

“应该不用吧……算了你还是买吧,我一会和玖辛奈说就不用她出门了。”

 

我怎么有种自己被当苦力用了的错觉,卡卡西想。

 

“好的老师,那我就走了。”说完卡卡西就直接从火影办公桌后面的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他离开办公室后站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就朝着一个方向赶去,没过多久前面就传来了熟悉的查克拉波动和浓郁的焦味。卡卡西跳到附近居民的房顶上眺望,就看到自己的宇智波学生正用着他们家里招牌的豪火球帮助村民田里丛生的杂草。

 

他又看了一会发现自家学生干的非常好,脸上也没什么不满的神色后就向着另一个学生的方向跑去。他站在隐蔽处仔细观察小樱正在医院帮忙,手里的查克拉绿芒熄一会亮一会的,脸上全是汗水但眼神专注,只有在汗水流到眼睛里她才会眨眨眼排解那酸涩的感觉,从头到尾都没有用手擦过一次汗。直到小樱完成了手底下这个轻伤的病人,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随意的坐在地上歇息时他才离开。

 

最后一个学生他根本不用自己的嗅觉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因为那说话声已经嘈杂到了一个地步,一大堆影分身排好队搬着一个又一个箱子往街旁边的店铺走去,看来是在帮忙送货,卡卡西点点头,就是太吵了,满耳朵都是“的说”,“的说”,简直声音污染。

 

“老师和师母都不是什么话痨为什么会生出一个不是话痨却胜似话痨的孩子啊……”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谁知道呢……话说,欢迎回来,带土。”卡卡西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话的是谁。

 

“啊,我回来了,卡卡西,琳那里还好吗?”

 

“我每天都有去看望她,明天你自己去?我就不陪了,不想当电灯泡。”

 

“……什么电灯泡?!我们又没有在一起!”带土不由自主提高声音却被卡卡西一巴掌盖在嘴巴上。

 

“……”卡卡西一脸无语。

 

“我不管,你明天陪我去!不然我就……我就……”带土想要威胁却不知道拿什么威胁。

 

“我好怕怕哦。”卡卡西死鱼眼棒读。

 

“笨!卡!卡!”

 

“吊车尾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累死累活那么早赶回来给你个惊喜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卡卡西突然转身给了带土一个温柔的拥抱,像猫一样用那头柔软的白发蹭了蹭带土右半边脸上的伤疤,“欢迎回来,我的,英雄。”

 

带土的脸一瞬间就红的像个番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笨卡卡你干什么!我……你……你……你一定是假的!真的卡卡西才不会……才不会这样……这样……”带土已经语无伦次了,他在脑海里拼命搜索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这个卡卡西,终于灵光一现,“这样不知廉耻!”

 

“是是是我是假的,我不知廉耻,那么正义的宇智波带土同学,可以放开你怀里快要被你抱到窒息的赝品吗?”卡卡西一副快喘不上气的模样在带土耳边吐气,声音低沉又慵懒。

 

带土的耳朵已经红到像是要滴血那样了。

 

“不知廉耻!不知廉耻!”带土松开紧紧箍住卡卡西的双臂,像是掩盖什么似的低下头一直重复着嘴里的那四个字,但是通红的耳尖和语气里的颤抖已经出卖了他。

 

看到他这副模样卡卡西还想逗逗他,但是带土扫过来的快要恼羞成怒的视线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诱人的打算,“好了不和你闹了……老师说今晚去他家吃饭,”看到带土脸上一闪而逝的不情愿他瞥了带土一眼,“知道你想拒绝,但是今天是我做饭,不是师母。”

 

“那就好……”带土松了一口气,结果看到卡卡西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我才不是觉得师母做饭难吃,只是……师母除了拉面做的好吃以外其他菜都……”他脸上露出戚戚然的神色。

 

卡卡西难得赞同的点点头,“所以我之前挖坑让水门老师跳,今天我买菜,估计可以抢到厨房的使用权,”他露出一个被藏在面罩下的阴险的笑容,“我会记得买师母最不擅长做的菜的。”

 

“哈哈哈哈干得漂亮!”带土兴高采烈地拍了拍卡卡西的肩,“所以等你班上这群小尾巴做完任务解散后我们就去菜市场?”

 

“嗯,你先回去休息?”

 

“不用,我昨天就回到村子周围了,今天没怎么赶路就回来了,不累。”

 

“任务报告写完了?”

 

“……你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带土一脸苦大仇深,“等今晚在老师家里吃完晚饭再说吧。”

 

“所以又要我帮你对吧?”卡卡西挑眉。

 

“……卡卡西你最好了!”带土迅速换上讨好的神色。

 

“只有这个时候你才会说我好……”卡卡西用小到连带土都听不见的声音说,然后声音又恢复正常,“行了鸣人做完任务了,我先去火影楼,你要跟着吗?”

 

“你去哪我就去哪。”

 

“走吧。”

 

两人同时瞬身,下一刻就出现在隔壁街道上避开了鸣人往火影楼赶去,等他们到那后就发现佐助正靠在一边的墙上满脸的不耐烦。听到落地声的佐助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就看到了自家老师和那个他很不想承认但的确是他的小叔叔的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还有……小叔叔。”他有点不情愿的向两人点了点头,“鸣人和樱还没有来。”

 

“鸣人在路上了,小樱的话……”卡卡西带着笑弯了的眼睛面向街道,“已经来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粉色头发的女孩面带疲倦的从街道拐角处走出来,她看到他们也只是点点头就靠在墙上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一副累坏了的模样。

 

“改天请你们吃饭,表扬今天小樱的努力。”卡卡西笑着揉了揉女孩的头发。

 

“真的吗!那我要一乐拉面!”小樱还没有回答右边街道就传来了呼喊的声音,不一会一个金色头发脸上有点脏兮兮的男孩子就跑了过来,脸上挂着灿烂的傻笑。

 

“鸣人啊,人家小姑娘都没答应你答应什么……”带土直接拎猫一样拎起差点摔倒的鸣人。

 

“啊带土哥你回来啦!”鸣人挣扎着从带土手里扯回了自己的衣领,“好久不见啊我说!”

 

“哪里久了才一个星期,今晚我和卡卡西要去你家吃饭,你一会直接回家还是跟我们去买菜?”

 

“我要跟你们去我说!”

 

“行。”带土干脆的应下,“卡卡西你先去交任务吧,然后咱们把小姑娘先送回去,再把我家小侄子送回去。”

 

卡卡西把小樱背在背上,应了一声后就带着另外两个学生进了火影楼,不一会就带着他们和他们手里各自的空白任务报告卷轴走了出来。

 

他们一边往小樱家的方向走卡卡西一边嘱咐:“回家记得写任务报告,小樱我就不多说,照着你平时自己写的模式就可以,鸣人的话,你写完给你爸爸看看,但是记得,给你爸看完后别忘了在你妈那里过一遍。佐助的话写完不要给鼬,鼬写的习惯不符合正规的报告书,你可以问一下你爸或者止水,上次你拜托鼬帮忙的任务报告就没过,最后还要我来改……”

 

“啰嗦……”佐助转过头去,耳尖通红。

 

“哎呀小侄子你还害羞了~”带土笑嘻嘻,“你还可以给小叔叔我看哦。”

 

“你就算了,你任务报告书还要我帮你改,多大的人了丢不丢脸。”卡卡西直接戳穿他意图在自家侄子前装逼的行为。

 

“笨!卡!卡!”带土恼羞成怒。

 

“嗤。”佐助斜着眼睛看了看自家被揭了老底的小叔叔,目光里全是嘲笑。

 

“胖助!你信不信我打你!”

 

“你多大的人了和你家侄子一般计较?别那么幼稚行不?”卡卡西没有丝毫犹豫就帮着学生怼小伙伴。

 

“卡卡西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我的好伙伴卡卡西了,现在的你不过是个赝品。”带土冷漠道。

 

“啊,到了。”看到目的地已经到了的卡卡西完全没有搭理带土,他温柔地放下背上已经睡熟的女孩,把她交给了她的父母,“行了接下来我们送佐助回去。”

 

“你这样太慢了,再耽搁下去我觉得师母就要动手做饭了,我开神威吧。”带土没管他们答不答应直接一开写轮眼就把他们收到神威空间里,很快就移动到了宇智波主宅。

 

“哎呀,鼬!”带土刚从神威里出来就看到鼬站在不远处和谁在聊天,他朝那边招了招手,鼬和那人道歉结束话题后径直朝这边走来。

 

“小叔叔什么事?”

 

“哝,你弟。”带土把佐助传送出来,“帮我和族长大人说一声今天我在老师那边吃饭,晚上就不在这边吃了。”

 

“谢谢小叔叔,我会转告父亲的。”鼬抱住自家刚从时空间出来,有点站不稳的弟弟,和带土道谢。

 

“行了我走了。”话音刚落带土就消失在了原地。

 

“秋刀鱼、豆腐、排骨、海带……”卡卡西数着自己已经买好的菜,“你们还想吃什么?”

 

“土豆。”带土回答。

 

“我要吃拉面我说!”鸣人蹦蹦跳跳的应答。

 

“拉面驳回,要吃老师明天带你去一乐,我还是买点蔬菜吧。”

 

“不要蔬菜!”鸣人的脸皱成一团,“讨厌蔬菜我说!”

 

“你不吃蔬菜是想比佐助矮吗?”卡卡西直接挑了一把生菜,“老师和师母也不会同意你不吃蔬菜的。”

 

“不要比佐助矮!那……那我就吃吧我说。”鸣人愁眉苦脸,声音也没有往日的活力满满。

 

“行啦,买完了,去老师家吧。”

 

带土直接一个神威。

 

“说实话,我觉得你的万花筒的使用方法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卡卡西在神威里说。

 

“没关系,实用就行了,反正我的眼睛不会坏,你的话……反正不许用,用了的话我们绝交!”

 

卡卡西刚想说些什么就发现眼前的景象开始扭曲,然后他们就出现在老师家门口。带土直接上前一步按下门铃,还不到两秒门就开了,玖辛奈就站在门口处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三人一起说。

 

玖辛奈推着自己孩子去洗澡后卡卡西径直钻进厨房,带土刚想跟上去就被已经完事的自家师母一把拉住,他只好跟着自家师母的力道坐在沙发上,旁边是笑眯眯的师母,他心里突然有不详的预感。

 

“小带土啊,”玖辛奈笑眯眯的,“你最近很久没来了,你一不来卡卡西也不来,师母我也有些伤心啊。”

 

带土刚想说些什么安慰难得露出些寂寞神色的玖辛奈就被玖辛奈接下来的动作打断:玖辛奈从对面沙发上起身两手压在他的肩膀上,额头抵着额头。

 

“而且最近卡卡西好像有点不对劲,你等回到家后好好和他聊聊啊……”

 

带土难得正襟危坐:“我知道了。”

 

玖辛奈还想说什么却被厨房里传来的卡卡西的声音打断:“带土,帮我把菜端出去。”

 

带土带着点歉意看向被打断的玖辛奈,玖辛奈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他就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厨房,油烟的气味混杂着食物的香气钻进他的鼻孔,他不由得深吸了几口,咽下嘴里分泌的唾液。

 

看着盆子里在肉汁里翻滚的土豆块和排骨带土又吞了一口唾液,心神全被眼前的美食勾引走,结果说出来的话就没有经过大脑,“卡卡西,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谁要是娶了你一定很有口福。”

 

“带土,需要去看看脑子哦不对眼睛吗?”卡卡西转过头,虽然是笑眯眯的但是因为染上黑气的原因看起来格外恐怖,“我可不是女孩子,以及如果你还想吃饭的话,不好好道歉……”

 

“……我错了。”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厨子的观念深入人心的带土一秒钟认怂。

 

“行了你可以圆润的滚了。”卡卡西转回身继续照料锅里正在翻炒的生菜。

 

带土端着土豆炖排骨就麻溜的从厨房滚了出去,端到桌上后他就站在厨房门旁看着卡卡西忙碌的背影,心里有一种名为幸福的温馨气息在弥漫。

 

“……你还发什么呆?吃饭了。”卡卡西在他挂着迷之微笑的脸前挥了挥手,带土直接抓住他的手放到嘴边,卡卡西见势不妙直接抽回自己的手,“喊你吃个饭至于咬我吗,多大仇?”

 

带土没有理他,只是愣愣的在原地,他刚刚并不是想要咬卡卡西一口,而是想要吻下去,啊啊啊啊啊他到底怎么了是中毒了吗。

 

等他决定先压下这件事吃饭的时候却发现玖辛奈和不知何时出现的水门都已经开始吃了起来,鸣人更是开始大快朵颐,每一筷子都在捞为数不多的排骨。

 

“啊啊啊啊啊小鬼放下你手里的排骨!”带土抓狂,迅速端起卡卡西给他盛好的饭就开始和鸣人抢起了排骨。

 

水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学生和孩子为了一块排骨开始撕逼,扭头问一旁的卡卡西:“卡卡西,怎么还不吃饭?”

 

“老师你知道的……”卡卡西耸耸肩,“我在厨房吃完了。”

 

“呜哇卡卡西老师好狡猾!”却是鸣人放弃了和带土幼稚的撕逼,转头开始谴责自己的老师,“每次都这样我说,就是不想给我们看到脸嘛!”

 

“话说回来,卡卡西,连我都要忘了你面罩下的脸是什么样子了。”玖辛奈也开始接话。

 

“老师也是啊……”水门也带上几分哀怨看向卡卡西,“所以是长大了害羞了不想给我们看了吗?为此还专门在厨房里先吃……”

 

如果说小时候的卡卡西还会为此心软的话,现在的卡卡西已经学会怎么厚着脸皮无视这些视线了,“除了带土你们怎么就都对我的脸那么好奇呢?”

 

“对哦!”玖辛奈扭头看带土,“带土你不好奇吗?小卡卡西面罩下的脸。”

 

“为什么要好奇?”带土满脸疑惑,“在家里他从来都不遮着脸啊。”



带卡同居,你们一定猜出来了

评论 ( 78 )
热度 ( 240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