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鱼与熊掌(番外)

感觉好短哦……比起正文

卡卡西视角番外

这个卡有点病以及非常ooc*3,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顺便 @苌楚 

以及我目前的作品







命运究竟可以被玩弄到什么地步呢?

 

十八年前的卡卡西觉得那就是极限,十七年前的卡卡西觉得已经要崩溃了,十六年前的卡卡西已经不在意了。

 

直到今天。

 

他终于明白了,命运玩弄他的地步,是永无止境的。

 

对面那个几乎是以一己之力的,自称“宇智波斑”的男人面具碎掉的那一刻,他居然久违的,又如同平常一般的,觉得自己行走在地狱。

 

那一刻,自己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卡卡西不知道,因为在那一刻他只感觉到了空虚,比起站在墓碑前还要浓厚数百倍的空虚。

 

他下意识喊出了那个名字,脑子一片空白。对面的那个男人却没有回应他,只是自言自语着一些古古怪怪的话。卡卡西没有听到,或者说,他在看到带土的脸的那一刻就已经聋了似的,他没有去问带土是否还责备他,也没有问带土是否原谅了他,因为他看到面具下的脸是带土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希望和绝望在同一天于他的身上重合,他的脊椎都有些撑不住似的稍稍弯曲,眼睛已经失去的焦距。卡卡西知道自己正在失去战斗的意志,但他已经不在乎了,压抑在胸膛里的心脏正发出急促的跳动声,昭示着他交杂无数情绪的心。

 

呼吸也开始急促,他感觉自己已经张开了嘴大口喘息,却怎么也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垂在身侧的手收紧又张开,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

 

凯及时发现了他的状况:“卡卡西!振作点!不能因为他是带土就失去斗志!”他伸手搭上卡卡西的肩膀,用力压住掌心下在颤抖的肩膀,“世界还要我们去拯救!快振作起来!”

 

哦,对了,现在世界已经要毁灭了,我必须要振作起来,不然的话所有人都完了,卡卡西近乎麻木的头脑开始逐渐恢复,他放慢自己的呼吸,重新挺直了背。现在的情况看来,想要阻止月之眼计划,只能把面前的带土……杀掉

 

面前带土因为伤疤看起来格外狰狞的脸和脑海中那张带伤的脸重合了,有很多很多红色的,滚烫的液体从那张嘴里流出,当时的卡卡西想让它们流回去,现在的卡卡西只觉得那液体从那个人的嘴里流出,沿着地面爬上了他如今僵硬又冰冷的身躯,把他的心脏扎了个通透。

 

冷风从那个从未愈合过的大洞中穿过,好像带走了什么。

 

带走了什么呢?

 

卡卡西从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那些被带走的,正是三个人都还在的曾经。

 

“卡卡西……不管村子里的人怎么说……你都是我心中最了不起的上忍……我快要不行了,所以我决定……把这只写轮眼送给你……这是我的心意……你就收下吧……琳,拜托你用医疗忍术帮我把写轮眼移植给卡卡西……我快要死了……但我会成为你的眼睛,帮你看清未来……”

 

可是无能的我,只能看到这样的未来,


你后悔给我眼睛吗?

 

心中早已乱作一团,但是他的脸上却还是一副冷漠的神情,也对,自你“死”后,我除了学会笑以外,就只学会了这个表情。卡卡西也不知道还能摆出什么表情了,他甚至不知道还能对带土说些什么,明明有满脑子的话想说,到了嘴边就只剩下一片虚无。

 

带土已经冲上来了,但是卡卡西毫无反应,就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任由他动作。那些毫不留情的攻击,空中飘散开来的鲜血,身上逐渐增加的伤疤都好像在告诉他一个事实。

 

等到带土快要抓住他的手腕,要带他进神威空间时,他已经明白这个事实了。他不由得看向鸣人,想要和他道歉,却得到了鸣人的请求。

 

“卡卡西老师!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打败那个宇智波带土平安回来的!

 

他突然不知道怎么回应自己的学生,这个请求,他是注定完不成的,或者说,这两个请求,他只能完成也只会完成一个。既然是做不到的请求,又何苦答应呢,所以他到了最终都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只写轮眼看向鸣人的身后的方向。

 

那个名叫木叶,承载了他与宇智波带土幸福的童年和后续人生黑暗的地方。

 

也是这只眼睛的主人和真正的主人的故乡。

 

下一秒眼前一副扭曲的光景转瞬即逝,他感觉带土攥住他手腕的力度在减小,于是他使个巧劲挣脱开来,跃到离带土数十米远的地方,不著痕迹的打量这个名义上是他们共有的空间。

 

在之前的一系列“试探”中,卡卡西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带土不想杀掉他。

 

但是这怎么可以呢,带土想要完成那个什么月之眼让自己幸福,可是自己的幸福只不过是现在的带土可以好好的,但是实现计划的带土却不这么认为,他只是想要卡卡西活在美梦里,自己甘愿做那孤独的,背负一切的守夜人。

 

可是这怎么可以呢,只留你一人行走在地狱,我却活在你赋予的天堂,对于满身罪孽的我而言,这怎么可以呢。

 

这个世界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我只想要你好好的,可是如果放任你走下这条路的话,最终不好的只有你自己,我怎么会让你这么做呢。

 

我只能拉你一起去死了,不是吗。

 

他完全没有在意带土的长篇大论,一心一意引导带土杀死自己,只有在他杀死自己的那一刻所产生的动摇才会让自己有实施计划的时间。

 

不愧是“冷血卡卡西”。

 

虚空中有谁的声音,他觉得既熟悉又陌生,卡卡西没有在意,只是继续规划着自己的剧本,让带土以为自己想要活下去,将刀刃送入右边的胸膛。

 

除了死去的水门老师和琳,就只有他的父亲知道自己的心脏在右边了。

 

幻象引导后,本以为就是最终的厮杀的卡卡西却发现,对面的带土又召唤出了幻象,他正想直接打散好激怒带土时,却发现出现在眼前的,是曾经的带土,和琳。

 

他的手开始不易察觉的颤抖起来,眼中也出现了一闪而逝的痛苦,卡卡西咬着牙举起颤抖的手强迫自己使用了雷切,硬生生击碎了眼前的幻象。

 

在那一刻,他的耳朵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无尽的自责和痛苦攥住那颗已经快要停止跳动的心脏,越来越多的荆棘缠绕上他的灵魂,让他想挣扎又不敢挣扎。

 

卡卡西突然觉得很冷,深入骨髓的寒冷,他终于又变回了这副模样,在十二岁那年死去了的模样,那个为了任务不惜一切的卡卡西又回来了,可是连那个卡卡西都不会做的事情他居然都下手了。

 

可是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他举起手,回应对面带土的对立之印,脑海里还在说服自己,我已经不在乎了,卡卡西拼命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反正一切都要结束了对吗。

 

耳畔传来谁的声音,那么熟悉,甚至脑海里都开始勾勒出那个人的模样:那是个金色头发的青年,蓝色的眼睛里盛满温柔,总是笑着的样子看起来就很温柔。

 

他把手举过头顶,说出了无数次卡卡西在梦里听过的话语:

 

“现在,忍者对手战,三,二,一,——开始!”

 

在手挥下的那一刻,两人动作同步地冲向对方,卡卡西和带土的动作与小时候的他们似乎重合了,单纯的体术对决不知为何带上了孩子气的骄傲,那是少年人不服输的最真实的体现。两个人即使十八年未曾见面,动作却还是那么有默契,可是这份默契却被用在面对面的厮杀中,

 

命运究竟可以被玩弄到什么地步呢?

 

卡卡西已经不再去追寻这个答案了,因为他已经抓到了那个机会了,那个解脱的机会。

 

带土手心的黑棒,穿过了他的心脏。

 

真疼啊,当年的琳也是这么疼的吧,一会见到她可要好好道歉才行,卡卡西一边努力咽下喉头涌上的血一边想,哦,对了,我是见不到琳的。

 

此时的他已经开始结印。

 

但是卡卡西还没有停止他的动作,他轻轻地握住想要向外抽的,颤抖着的带土的手,然后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著痕迹的卸去握住带土的手,与另一只手一起结下剩下的印。

 

他搜肠刮肚地找寻自己最想说的话,可是最想说的那三个字他永远不会说出口,他只得说出,在这十八年里每次他站在慰灵碑前一定会说出的那三个字。

 

“对不起。”

 

 

END

评论 ( 59 )
热度 ( 106 )
  1. Joyday爱笑爱生活沙场醉魂 转载了此文字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