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13)

日更第二天,希望保持势头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你也该醒来了,”卡卡西小声嘟囔道,乍一听还以为是在撒娇,“我可不想帮你洗澡,很累的。”

 

他睁开了那只一直紧闭着的写轮眼,原本的黑色底色迅速变作红色,黑色的三枚勾玉在里面旋转。然后卡卡西伸手撑开带土的右眼皮,两只眼睛对上的同时开始同步的的旋转,等到自己身体里刚刚补满的查克拉消失了半成后他松开手,转身准备去洗澡。

 

等到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了至少五分钟后带土才眨了眨眼,从他自以为的懵逼里回过了伸,听到水声他下意识环顾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回家了。

 

“卡卡西?”没看到卡卡西只听到水声的带土怕他像以前一样在浴室洗手洗到魔怔,连忙喊他的名字,“卡卡西?你还好吗?还要洗多久?”

 

“吵死了你个吊车尾的,”卡卡西慵懒的声音隔着水和玻璃的阻碍显得有些模糊,“差不多我就洗完了你现在去拿衣服。”

 

“哦。”带土分外乖巧地跑去衣柜里捡好睡衣,然后等他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才开始反思为什么自己这么听卡卡西的话。

 

水声没过多久就停了,不一会就是泡了水的拖鞋踩在地上的“唧唧”声沿着浴室传到他身边。卡卡西顶着一头洗好后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擦一边在他身边坐下,还推攘了他一把。

 

“去洗澡,快点,”卡卡西弯下腰在面前的茶几抽屉里翻出吹风机,“等会我头发吹完了你还没出来你今天晚上就给我去客房睡。”

 

“我这就去我这就去!!!!!”带土直接跳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跑,“你别用吹风机啊头发到时候手感又不好了!!!!!”

 

“呵呵,感情我这头发是专门为了您老的手服务的是吧?”卡卡西对着他仓皇的背影冷笑,“行了你今晚去客房睡。”

 

“我错了大佬!”带土没有半点犹豫的又从浴室冲了出来抱住卡卡西的大腿,“那我等会帮你擦头发你不要吹它好不好,你自己不是也嫌吹风机热吗?”

 

卡卡西果断的把吹风机放了回去,把毛巾往头上裹好确保水不会滴下来就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本亲热天堂看了起来。

 

他这副模样带土哪能不知道自己又被套路了,不过他倒也不抗拒卡卡西这种偶尔耍个小坏的举动,毕竟看起来自己吃亏了,但某种方面来说,谁占了便宜还说不定呢。

 

“那我去洗澡了啊,”带土松开抱住他大腿的手,颇有些恋恋不舍,“你这本是新的还是旧的?”

 

“旧的,”卡卡西头都没抬,已经全神贯注地投入在书里的模样,“新的还没买,今天是我出门买菜,劳驾我们的吊车尾酱记得明天出门买菜的时候帮我带一本新的,谢谢就不说了我们都这么熟了。”

 

“那我明天买些茄子吧,我们也好久没吃你喜欢的味增汁茄子了吧,”带土的声音隔着关上的门板传来,“还有什么你要我带的?”

 

卡卡西放下书想了想,倒是没想起来还差什么东西,索性去翻了翻冰箱和储物柜看看有什么快用完了的。

 

“带土!”卡卡西听到里面稀里哗啦的水声提高了自己说话的音量,“家里白砂糖和酱油要没了!”

 

“不是吧……”带土的抱怨伴随着水声的停止传来,“糖我记得上个月才买啊……”

 

“鼬在你出任务的时候来我们家坐过几次,”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宇智波家族消耗糖分的速度简直无人能及,“你那个时候不在所以我琢磨出的甜食都进了他的肚子里。”

 

“你又捣鼓出什么吃的了?”带土拉开门裸着上半身出来了。

 

“你又没拿衣服?”卡卡西捂住自己的额头,一副头疼的模样,“你怎么整天都能忘这忘那的……”

 

“天气热,我懒得拿上衣,”带土已经走到他旁边看他翻柜子,“哎呀我们两什么时候买的蜂蜜,还吃了那么多我怎么没印象?”

 

“你不在的时候我去买的,里面少了的试验新菜用掉了,”卡卡西说,“试着用蜂蜜调桂花馅做了几个麻薯去炸,小鼬说很好吃,明天炸给你吃要不要?”

 

“要,可以换红豆馅吗?”

 

“红豆不会好吃,”卡卡西说,“我试过了,桂花好吃,黑芝麻和花生一般般,小鼬比较喜欢的抹茶也还行,所以你要哪个口味?”

 

“……红豆不好吃啊,”带土有些失落地整个人挂在卡卡西身上,冰凉的温度让他发出满足的喟叹,“那就桂花吧,我记得你也蛮喜欢桂花的?”

 

“行明天做给你,所以现在你是不是该给我吹头发了?”卡卡西打掉他挂住自己的胳膊,走到沙发前找了个扶手惬意的缩了进去,活像一只晒太阳晒舒服了露肚皮的猫。

 

带土翻找出吹风机,一屁股坐在卡卡西旁边,把他的头搁到自己腿上抬起来一点用毛巾垫着。把插座插好后他一边以轻柔的力道翻动卡卡西洗完澡后有些焉哒哒的头发一边帮他吹,而卡卡西已经闭起眼睛开始享受了。

 

“你别又睡着了啊,”带土撸着他那头脱去水分开始变得蓬松的白发,心里满足得不得了,“你最近……”

 

刚想提长胖的带土想起某人前几天带孩子的时候闹脾气不吃饭,于是施施然闭上了嘴。

 

“我最近怎么了?”卡卡西闭着眼却精准的揪住带土最近才养出来的一点腿肚子肉,“嗯?”

 

“……你最近很嗜睡啊,”带土连忙转移话题,“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是之前的副作用,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我的查克拉稳定了不少了,也是件好事吧。”

 

“……”带土听到‘副作用’脸就有些拉下来了,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脸皱成一团。

 

“行了别计较那些早过去了的事情,”卡卡西眼睛都没睁开就知道面前这人肯定又在纠结了,他抬手揉向带土紧皱的眉间,“行了你别难受了,过去的事情整天计较你也不嫌自己娘兮兮的。”

 

“笨卡卡!”带土用力的揉乱他本来就乱的头发,“行了吹干了你要睡了吗?”

 

“难道你要吃夜宵吗?”卡卡西作势往厨房走。

 

带土赶忙拉住他往卧室带,在床边把上衣套好后迅速地钻进被子里等卡卡西进来。卡卡西慢了他一步,先在床头把两人的拖鞋摆好然后才钻进被子里,还没等他整个人伸展开来就被某人抱了个满怀。

 

带土把下巴搁在卡卡西头上,鼻尖充斥着卡卡西惯用的薄荷洗发水的味道,他满意的蹭了蹭柔软蓬松完全不像他主人之前性格的头发,心满意足的把卡卡西往怀里又带了些。

 

卡卡西也伸手环住带土温暖的身体,鼻尖顶在有些毛糙的织物上蹭了蹭,然后用额头顶了顶越发收紧怀抱的带土,把自己的头从带土的胸膛间解放出来。

 

“睡啦,”卡卡西的声音已经有了那么几分迷糊,带土知道是他困了,“晚安带土。”

 

说完晚安这人就毫不设防地贴着带土的肩膀闭上了眼睛,把平时根本不露在外面的白皙脖颈暴露在带土面前,近到只要带土一低头就能咬上那曾经在梦里被他肖想了无数次的脖颈。

 

但他也只是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卡卡西的头发,也低下头睡了。毕竟有些人对他不设防到他下手都觉得自己简直得寸进尺地地步,好说歹说自己还是要脸的。

 

在纯白色的梦境里,卡卡西坐在同为白色的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几乎可以称为历史的一幕,甚至连白发少年的鲜血溅到他身上也没有让他的眼神发生丝毫的变化。他只是安静又淡漠地看着几乎可以说是带土一生的梦魔的一幕,心里一丝波动也没有。

 

“假的,都是假的,”他自言自语,声音却好像是在颤抖一样无力,“所以我们……”

 

他摸着自己的胸口,在那里他的手直直的穿透了过去,像是带土的神威一样颇有种惊悚的效果。

 

“这只是个梦境,”他对自己说,“但是……”

 

他躺倒在地上,任由不知何处吹来的风把他的头发吹到脸上,遮住他那双满是疲惫的眼睛。

 

“你知道的对吧,知道那家伙……”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卡卡西出现在这个空间里,抱着胳膊低头用同样淡漠的眼神看着他,明明是十一二岁的模样,身上却是在三尾之战时满是鲜血和破损的战斗服。

 

“我知道又怎么样,你知道的,我们不可能接受他的,”卡卡西用胳膊盖住自己的双眼,左边的眼睛在眼皮的遮掩下疯狂旋转着,手里剑的模样宛如烙印一样刻在血红色的底上,“他应该有美好的未来,而我们……”

 

“他喜欢你啊。”小卡卡西也坐了下来,伸手小大人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明明很开心这点不是吗?”

 

“是啊……”卡卡西半晌没说话,只是沉默地放下手,与小卡卡西对视。

 

“你知道的,”卡卡西说,“我为什么会不回应他。”

 

“是啊,我们都知道的。”

 

“因为我爱他。”两个卡卡西的声音在此刻重合。



评论 ( 26 )
热度 ( 69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