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12)

 @大枣 暂时有时间了,试试日更

对,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尽力日更

私设大蛇丸放弃了疯狂的理想,没有加入晓,没有对木叶的人动手,锅是团藏的,卡卡西叫大蛇丸叔叔,大蛇丸欠朔茂人情

非常ooc*3

本章有大量信息点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等到他们吃晚饭都要回家了,带土依旧在来自师母的直球攻击中懵逼着,对外界只剩下“嗯”、“啊”、“哦”之类的条件反射式回应。

 

事实上,在听到师母轻描淡写地问出的问题时,带土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握在手心里的雏鸟,只需要一点点来自外部的压力就能被轻而易举地夺去性命。所以他自然而然地没有回答玖辛奈看似随意抛出的问题,一直沉默着妄图以逃避现实的方式来解决这个让他大脑都死机了的问题。

 

玖辛奈一看他这个反应就知道自己肯定是问到点子上了,所以也只是伸出手揉了揉他那有些扎手的黑色短发,一句话也没说。

 

但是两个人都明白未说出口的话语。

 

“卡卡西还不知道。”

 

只不过他们默契地没有吐出真相,因为那家伙虽然是个贤值为十的家伙,但是在情商方面……嗯……大概鸣人都开窍了他还没转过弯来。

 

最后在水门端着汤锅出来的时候,玖辛奈也只是拍了拍带土的肩,拽着他的手把他往饭桌上带,顺便给了水门一个“你一会别说话”的眼神。

 

水门收到这个眼神后默默看了眼还在懵逼状态的黑发学生,也放下了追问昨日卡卡西异常的想法,带些疑惑地眼神直接投向了玖辛奈。

 

玖辛奈没理他,转身进了自家儿子的房间把鸣人揪了出来,等鸣人自觉地跑去洗手间洗好手准备上桌吃饭的时候卡卡西也正好端着每个人的饭碗出来了。

 

“吃饭吧,”他按人头放下饭碗后就准备转身进厨房了,结果围裙的袋子被玖辛奈拉住了,“……嗯?师母?怎么了?”

 

“你又在厨房吃了?”玖辛奈问道,“那你去盯着点带土,我刚刚问了点事,结果他就那样了。”

 

卡卡西这才发现带土一副脑子还没转过弯的懵逼脸坐在椅子上,差点就把汤往自己鼻孔里倒了。

 

他叹了一口气,把椅子挪到带土旁边,一口一口地给他喂饭——动作还挺娴熟的。不过随便一个人这动作做了上百遍谁都会娴熟的,带土每次做完任务回来如果累到瘫软也会这样,每次都是同样疲惫的卡卡西撑着爬起来给他做了饭喂好后倒头就睡,直到第三天早上再爬起来。

 

每一次喂了饭后第二天带土总能恢复精神,反观是卡卡西,中途叫都叫不醒,起来也不见他喊过饿,所以带土也只是给他备好热牛奶的煎蛋放在床头。

 

当然,带土不知道,某人每一次都没有吃掉他的早餐,而是选择把早餐喂给家附近帮他注意周围的流浪忍猫。

 

毕竟你不能强求一个咸党吃下放了过多糖分的食物。

 

所以在卡卡西特别干脆利落地给带土喂完饭的时候,鸣人都还没有吃完他的饭。他牵着已经吃完饭的带土走到沙发上一放手,带土就自动的在沙发上坐好了,眼神虚望着前方,看起来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卡卡西对着这副模样的带土叹了口气,就拿起刚刚吃干净的碗去厨房洗了,刚洗完走出来就看到水门刚吃完准备拿碗,忙上前两步想抢过碗去洗。

 

“我自己洗,”水门说,“你昨天为什么突然没来?”

 

“昨天出了点事,”卡卡西面不改色地扯谎,“……我感觉到家里有封印的地方被人动了。”

 

水门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了,他直视着卡卡西的眼睛,希望能看出这个孩子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谎言。

 

卡卡西毫不心虚地直视回去,没过多久水门就像败下阵来先挪开了视线,他轻声提醒这个敏锐的的学生,“应该是团藏旧部对你家的珍藏……”

 

团藏早在八年前就被水门斗下了台,但是起到关键作用的却是未满二十的卡卡西和带土二人的里应外合,他们俩早早通过神威窃取了大量关于根的违规资料,然后在水门准备行动的前一个夜晚,将这些资料中损毁了火之国利益的部分悄声无息的放在了大名的案头。

 

第二天水门甚至还没找上火之国大名就被人家派来的使者堵在火影办公室内,一纸诏书下来他花了无数时间收集罪证都还不确定是否能成功扳倒的团藏就这么轻飘飘的被解决了,甚至连早些年大蛇丸被诬陷的罪证都被洗得一干二净。

 

对此团藏的旧部断尾求生,大部分人被当做挡箭牌打了出去,剩下的人则是转入更深层次的地下,在暗中窥伺着木叶,企图找出其破绽一举连木叶带火之国都推翻掉好为他们的“团藏大人”报仇。

 

也正是因为如此,有大量的木叶机密情报被泄露出去,自然,分别拥有一只万花筒写轮眼的卡卡西和带土二人组也被其余各国的忍村盯上,但在针对性的出手了无数次后依旧没有任何收获,只得不甘愿地承认两人的强大,并冠上了“神威组”的赫赫威名。

 

啊当然,这个难得比较正常的名字居然是由五大国公认的非主流起名选手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提出的,也是让人非常的难以置信。

 

毕竟和他正面交手过的人一般都会对这家伙非主流的起名水准产生怀疑。

 

因为那张脸看上去太正直了。

 

相对的,团藏旧部在各国的赏金榜上价格高的不可思议,不仅仅是他们脑子里那些堪称是机密的木叶情报,他们本身特有的忍术和改造后身体中蕴含的秘密也是他们身价水涨船高的关键。

 

所以这一次水门想到有团藏旧部要对卡卡西出手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仔细想想也没什么问题,以那些地沟里的老鼠对情报的敏锐度,估计早就打听到团藏被下台后杀死的主要原因和内幕了。

 

那他们对卡卡西和带土下手实在是太过于该死的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但是为什么他们会去触碰旗木宅里被封印起来的部分呢……

 

“被触动的是我放置有白牙碎片和旗木刀术卷轴的房间,”其实这是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了,那些想要对旗木宅动手的家伙早就被卡卡西抓到后变成了某人实验室里的‘珍贵’材料了,“但是我没抓到人,发现的太晚被他们跑了。”

 

“东西怎么样?”水门问。

 

“我发现被触动的时候他们还没破开封印,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清点过东西了,唯一有损失的只是破损了约莫三分之一的结界。”

 

“那还好,”水门松了一口气,他一向对卡卡西的细心程度很放心,“结界修补了吗?”

 

“差不多了,打算今晚收个尾,”说着卡卡西瞥了眼还在沙发上没回神的带土,“请老师容许我今天提前离开。”

 

“卡卡西你这么客气是不是嫌弃老师我啰嗦了……”水门摆出一副大受打击的表情,“我们这样的关系你还用这样的客套话我……”

 

“我的错,老师,”卡卡西用干脆利落的道歉打断了水门的碎碎念,“我先带带土离开了。”

 

说着他就牵起带土的手,像是之前无数次任务回来带土已经站着睡着了他牵着他回家那样熟悉的姿势,水门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没注意到身后玖辛奈有些微妙的表情。

 

卡卡西牵着带土走在的路上,从手心里传递来的温度提醒着他某些事情,他抬头看着还未亮起的路灯,月光印在那陈旧的玻璃罩上,投下浓重的阴影。

 

他就站在阴影里,表情被遮掩到看不清,手却还攥着带土的手像是贪恋那些温暖一样不愿意放。

 

“噼啪”的电流声从面前的路灯杆子里传出,上面的玻璃罩子闪了闪,亮起了黄白色的光晕。灯光自上而下投影,在低着头的卡卡西头发上打出惨白的光。

 

“该回去了,”他突然轻声说,“我们……”

 

他牵着带土的手,却不复之前的温柔。

 

回到家把带土牵到沙发上,卡卡西先是到被封印的房间前坐下,手搭上有些不甚明亮的结界上,查克拉晦涩地在经脉中游走,自指尖传输到结界中。

 

结界微微的发起了光,然后从淡淡的蓝色骤然变成了红色,露出里面被查克拉的锁链紧紧缠绕住的一个人来。

 

若是带土在这,定是能够认出这家伙是什么玩意。

 

卡卡西伸手掐在那个人的脖子上,有查克拉的火焰顺着接触的地方向卡卡西身上流去。随着时间的流逝,卡卡西的眼睛从一开始地稍显暗淡变得明亮起来,那个人即使闭着眼也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来。

 

等到查克拉的火焰散去后他才松开手,任由结界形成的锁链再次卷着那个人回到了隐藏的空间里。卡卡西甩了甩手,翻阅着脑海里多出来的信息,打开一楼走廊最深处的窗户跳了出去,在那里,有一条黑色的蛇正立起身子吐着蛇信等候在那儿。

 

“告诉叔叔,晓组织要有动作了,让他做好准备,”卡卡西对着蛇说,“别忘了叫他赶紧把那些团藏旧部处理掉,那个有轮回眼的佩恩手里有阅读死去灵魂里的信息的能力,小心行事。”

 

蛇对他吐了吐信子,像是应答了一样,然后钻入草丛里很快就消失在了卡卡西的感知范围内,见蛇彻底消失了卡卡西才从窗子里翻了回去。

 

他走到沙发前,看着其实是沉浸在他释放的幻术里的带土,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

 

然后卡卡西拉开了脸上的面罩,给了眼前这个人一个浅淡的吻。




评论 ( 22 )
热度 ( 55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