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11)

嗯,久违的更新,祝 @不思量 生日快乐,每天产粮八千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天早上卡卡西刚爬起来就满世界摸闹钟,结果却摸了个空。他有些懵逼地爬起来才发现闹钟已经被带土人道毁灭了。

 

“为了睡个懒觉你至于吗……”卡卡西转头看着还在被子里睡得香甜的带土,“闹钟按掉就好啦,还直接把人家毁了,害得我又要去买个闹钟……”

 

他一边对着还没醒来的人唠叨一边轻手轻脚地下床换衣服,本来想直接穿工作装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犹豫了一下,挑了件高领无袖和兜帽外套出来。抻了抻有些起皱的兜帽外套,带着几分不适应地把拉链拉到最高处,快出门的时候顿了顿,把兜帽也套上才出了门。

 

现在还太早了,天都还没怎么亮的木叶安静得像是一座空城,只有偶尔闪现在卡卡西感知范围内属于曾经的暗部同事们的查克拉告诉卡卡西除了他还有不少人在街上活动。

 

又一次拉了拉兜帽,对于这次难得的常服出门相当不适应的卡卡西久违的体会到了当年暗部同事们为了看他面罩下的真面目而策划的各种方案实施在自己身上的哭笑不得的紧张感。

 

不过要是被之前的同事们看到现在自己这副打扮估计眼睛都能脱出眼眶来吧,他低头看了眼白色的兜帽外套,心里却为外套内侧的绒毛带来的一丝丝温暖感到幸福。不穿不知道带土今年给他的生日礼物里面居然大有玄机,光是这层会发热的绒毛就可以想象得到带土为这件礼物费了多大功夫。

 

他拉了拉对他而言稍微长了一点点的袖子,把手插进外套的兜里向着市场的方向走去。

 

五分钟后,他有掉头就走的欲望,并且很想回到过去恶狠狠地敲之前选择了兜帽外套出门的自己。

 

在他面前不远处玖辛奈正带着哈欠连天的鸣人买菜,篮子里已经有的就可以看出今晚他和带土肯定要被带过去一起吃。

 

现在掉头就跑肯定会被师母发现,他只好委屈地主动上去打招呼。毕竟死刑和死缓也没什么差别,只不过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被发现后两人大喊引起全街人注意不如只被他们两个发现。

 

卡卡西在心里哀嚎一声,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后大步走到玖辛奈身后,在她警觉的转身之前难得的软声叫到:

 

“师母。”

 

还没转过头的玖辛奈被这声难得的、软软的“师母”吓了一大跳,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带土在恶作剧想要吓鸣人一跳,结果这声音一听就是卡卡西。但……但是,卡卡西的声音为什么会听起来这么像在撒娇啊!!!!!!!!

 

等玖辛奈转头就知道卡卡西为什么会用这种语气叫他了,毕竟现在这个人居然也会这样穿出门,太可爱了吧……

 

卡卡西以为自己穿的只是一件白色的兜帽外套,但在玖辛奈眼里就是自家老公的学生居然穿了件跟卖萌没什么差别的衣服出门啊!因为玖辛奈的视角里这孩子穿的是件带猫耳朵的衣服啊!

 

没错,猫耳朵,这件衣服的兜帽上是有对猫耳朵的,但是卡卡西因为这件衣服如果不穿起来那对猫耳朵是不会被撑起来的所以愣是没发现送他这件衣服的带土的“险恶”用心。

 

玖辛奈捂住自己差点要发出尖叫的嘴,顺便把还没发现卡卡西的自家儿子的嘴也眼疾手快的堵上了。

 

鸣人本来正睡眼惺忪地发着梦,突然被老妈热乎乎的手猛地捂脸上提了把神,本想扭头抱怨一下老妈,却因为看到一个在这应该根本不可能以这副姿态出现在这里的人吓到失语。

 

“呜呜呜……”鸣人叫嚷道,可惜被玖辛奈捂着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呜呜呜呜哇……”

 

“卡卡西?!”玖辛奈稍稍冷静下来后压低了声音说,“你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

 

卡卡西看到玖辛奈那发亮的眼神就觉得大事不妙,总觉得好像会回到小时候被自来也和纲手打扮成女孩子的“艰苦”岁月,于是灵机一动迅速把真实原因改了改:

 

“昨天带土吵着要我今天穿这件衣服出门,说我不穿的话洗干净等着,”他还歪了歪头,“怎么了吗?”

 

玖辛奈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她瞟了瞟卡卡西的脸,发现有点红便不疑有他,只是说道:“记得今晚来我们家吃饭。”

 

然后又伸手搭上卡卡西的肩,把他的脑袋勾下来些贴在他耳边悄悄说:“没事,今晚师母帮你做主,不要怕,”然后她顿了顿,“买完菜赶紧回家,别在外面逗留,听师母的话啊。”

 

“卡卡西老师!”玖辛奈的手总算是松了,下一秒鸣人就开始叫嚷,“你为什么要穿……”

 

话还没说完玖辛奈一个暴栗敲他头上让他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然后卡卡西就看着师母拉着鸣人离开了市场,还一边走一边在鸣人耳边小声嘀咕,搞得最后鸣人还带着些许怜悯看了眼故意误导他们的卡卡西一眼才从他的视野内消失。

 

“好在带土半夜有说梦话的例子,”卡卡西松了一口气,“算是糊弄过去了吧。”

 

他把兜帽又拉下一点,匆匆买好了早餐和午饭要的材料,正准备走的时候想起什么,折回鱼摊要了几尾小鱼。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卡卡西拐进一个有些阴暗的角落,拿出后来专程去买的小鱼,不一会周围就围了一圈猫。他挨个给猫咪们喂鱼,等所有的猫都吃饱了开始舔毛的时候,他把手伸出去摸了摸面前这只毛特别长的黄猫。

 

“最近麻烦你们帮我赶走往这边来的乌鸦了,”他给黄猫从头摸了一遍后摸起了另一只,“以后还是要拜托你们,顺便,如果有蛇要来我那的话,麻烦你们带一下,谢谢啦。”

 

挨个伺候好这些猫咪后,他站起身,拍了拍并没有沾上灰的腿,赶回家里做早餐。

 

等到带土打着哈欠起床的时候,卡卡西连中午才吃的寿喜烧都开始煮了,他走到厨房,戳了戳卡卡西的腰,就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双手还不老实地绕过围裙抱住他。

 

“你今天居然穿了这件……”他有些惊讶地嘟哝着,“很可爱啊。”

 

“师母叫我们今晚去水门老师家吃饭,”卡卡西一个手肘击打在他肚子上,“还不是你昨晚上。”

 

“我?”带土松开他,诧异的指了指自己,“关我什么事?”

 

“你昨晚上抱住我说‘卡卡西明天你要是不穿我的生日礼物的话你就洗干净等着本大爷挠痒痒挠死你吧’,所以今天如你所愿?”卡卡西开启自己的大忽悠模式。

 

“……我真这么说过?”带土开始懵逼。

 

“你说呢?”卡卡西露出一个微笑。

 

“哦,那就当我说过,”带土强行镇定,“那为什么今晚要去师母那里?”

 

“哦,因为我今早上去买菜撞到师母了,”卡卡西说,“然后她看我穿这一身很惊讶,我把理由和她说了一遍后她表示要和你好好谈谈。”

 

说完这人还露出一个微笑。

 

带土瑟瑟发抖。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带土现在坐在水门老师家的沙发上,瑟瑟发抖的独自一人面对玖辛奈的审问。至于卡卡西去哪了?在厨房忙活着呢,而且没解决完带土的事情,水门又怎么会找卡卡西谈话呢。

 

“带土啊,”玖辛奈开口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卡卡西啊?”

 

一颗重磅炸弹被轻描淡写地丢下,被砸中的人已经懵了。

 

 


评论 ( 68 )
热度 ( 87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