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10)

信息量巨大的一章,难得的没有狗粮

本打算中秋发的,但是中秋我要陪做完手术刚出院的弟弟玩……

朔茂对大蛇丸有恩情设定,是一个不热衷于搞事的蛇叔

我爱蛇叔

嗯,真的是叔叔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总算是完成任务了啊,”带土伸了个懒腰,“累死我了。”

 

“你有什么好累的,我带的孩子,我出的力,你最多就是当了几天搞卫生的保姆而已,连饭都不是你做的,”卡卡西斜了他一眼,“一会回家你要是敢在路上买甜食你就知道死字怎么写。”

 

带土不顾这还是在火影楼下,一把抱住卡卡西嚎啕大哭起来:“呜哇卡卡西你不爱我了!你居然连人家最后的爱都要剥夺!你这个后妈!”

 

“行行行好好好我是后妈,”卡卡西直接把他扯了下来,一脸嫌弃,“对没错我不要你了,你今天别上我的床。”

 

“哦对了鸣人,”卡卡西想起走之前师母说过的话,“和师母说一声我今晚不来吃晚饭了,我有点急事。”

 

“你有什么急事?”带土问,“居然连我都要抛弃?”

 

“对呀卡卡西老师,老妈可是盼着你们来吃饭好久了我说!”鸣人说,“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去吗?今天刚刚结束任务这么赶吗我说?”

 

“真的不行,”卡卡西有点不自然地游移了一下视线,“而且带土,今晚我应该会比较晚回,你先睡吧不用等我。”

 

说罢,竟连解释的时间都不再给他们,直接瞬身离开了。

 

“……有点奇怪,”佐助说,“卡卡西不像是这种什么都不说就离开的人。”

 

带土也觉得奇怪,卡卡西照理来讲就算再怎么急的事情,都会尽量和别人解释清楚了再离开,而不是像这样像是为了掩饰什么含糊其辞。特别是在师母强调过一定要来不管是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卡卡西怎么会直接连解释都不留就走。

 

有问题。

 

带土这样想着,却还是打着哈哈先将佐助和小樱送回家,然后和鸣人一起去他家里吃上一顿师母做的晚饭。当然,在那之前还要先帮卡卡西打个借口。

 

“诶,卡卡西呢?”结果先问话的是水门,“不是说好了要来吃饭吗?”

 

“卡卡西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带土忙在鸣人说话前抢答,“这次那个家伙居然因为任务把万花筒开了简直气死我……”

 

他装作一副气冲冲又很是担忧的模样,成功的把玖辛奈的注意力转移到卡卡西的健康问题上,好在有写轮眼这玩意能充当这方面的借口,不然死定了,他和鸣人对视了一下,都在对方眼里找到‘总算是混过去了’的得救意味。

 

只不过水门笑着打哈哈以及在玖辛奈走神的时候瞪过来的锐利眼神让带土还是不禁在心里哀嚎为什么水门老师就这么敏锐啊……

 

好不容易在对卡卡西的担忧和对于怎么帮卡卡西辩解中的复杂心情中的带土总算是表面平静地吃完了这餐严格来讲简直宛如断头饭的晚餐,他靠在椅背后,手插在短短的黑发里,眉头都揪成了一团。

 

水门坐在沙发上,拿起一个苹果慢慢的削了起来:“带土,”手里的苹果皮已经变成长长的一条,“卡卡西究竟去哪里了?”

 

与此同时,两人谈话中的主角正在木叶结界的边界处安静的等待着,他站在黑暗里,左眼却被绷带缠了起来。

 

“卡卡西,你总算是来了啊,”有谁低沉而又嘶哑的声音,“还是老样子吗?”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了,”卡卡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把那东西给我吧。”

 

在那半指手套所覆盖的苍白掌心里,躺着的是一针管带着些许暗黑色泽的血液,外观看上去像是放置过久后已经开始凝固的血液,但是另一个在黑暗里的人明显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他接过那管子液体,拿出一管子带有闪烁的蓝色液体的针剂,但并没有递过去,而是低声说道:“卡卡西,手伸出来。”

 

卡卡西走到他旁边盘腿坐下,本想挽起左边的袖子,却又放下手选择了右边。他挽起袖子后扭过头去,轻声对那人说:“麻烦您了……”

 

他沉默了一会,还是吐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大蛇丸叔叔。”

 

在木叶村里,大概也就是只剩下常年游离在外的自来也和纲手知道,卡卡西在从前一直被朔茂要求叫大蛇丸叫“叔叔”这件事,以及朔茂对大蛇丸其实有很大的恩情这点。

 

“我并不知道这对于你而言是不是好事,但是谁叫我还欠你父亲的恩情呢,”在很多年前这个人是这样对卡卡西说着,并且把和如今一模一样的针剂交给卡卡西,“拿去吧,如果有朝一日我因为所谓的人体实验被当做叛忍逐出村子,借助这东西你可以随时感应到我在哪里,当我接近村子的时候,来找我,我会给你接下来的份。”

 

所以卡卡西才会在哪怕说不出理由的情况下都要推脱了师母的邀请来到这里,见上所谓的叔叔一面,并按照约定和他交换针剂。

 

冰凉的液体渐渐被注入到身体里,随之产生的冰冷又让人麻痹的查克拉开始随着血液游走,卡卡西呼出一口气缓解那让人难耐的麻痹感。大蛇丸帮他打完针剂后揉了揉他的头,像是之前无数次打完针剂后一样,然后看着他放下袖子后站起身。

 

“最近怎么样?好点了吗?”大蛇丸问他。

 

“不太好,查克拉一直在减少,而且现在身体越来越冰了。”卡卡西说。

 

“不能增添本来就有些超量的药剂了,”大蛇丸伸手碰了碰卡卡西的额头,“是有点冰过头了,这次回去后我看看能不能有调节温度的成分添加进去。”

 

“麻烦您了。”卡卡西对他鞠了一躬。

 

“我本来就还欠着朔茂的人情……再说了你这情况说到底也是给了我警示……”大蛇丸说,“行了孩子回去吧,现在还和宇智波的小子住着呢?”

 

“嗯。”卡卡西说。

 

“那小子是个好小子,当年还想用他那只眼睛换我帮你……”想起当年那副场景,大蛇丸不由轻笑一声,“珍惜他吧。”

 

“我知道的,谢谢叔叔了。”卡卡西说。

 

“好了那我不多嘴了,赶紧回去吧,”大蛇丸说,“别让惦记着你的人担心。”

 

“叔叔路上小心。”

 

卡卡西站在黑暗里,看着同样站在黑暗里的人离开,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了自己才踏上树干回到家里去。

 

知道回到家必定要面对的审问,毕竟在之前,暗部的单人任务让他和大蛇丸接头不能更轻松。实在不行趁着带土熟睡的半夜也没问题……可这是唯一一次大蛇丸在傍晚就出现的一次,结合当时大蛇丸身上带着些微的血腥味……怕是叔叔有麻烦了。

 

但他不会问,就好像大蛇丸明明知道他知道了但也不会说一样,这是他们难得的默契。

 

他蹑手蹑脚地从二楼洗手间的窗户翻了进去,先给自己洗了个澡把身上沾染到的味道洗得一干二净才敢从浴室出来。结果他擦着头发走回房间发现没人又下到楼下发现整个房子里空无一人的时候就知道糟了,水门估计要连着带土一起追问他了。

 

他靠在沙发背上擦头发,结果药效上来了擦着擦着就有些困,撑不住地头不停点着,马上就要靠着沙发睡了。结果背后伸出一只手拿起已经挂在沙发背的毛巾,轻柔地帮他擦起头发。

 

“你搞什么去了这么累……要不是你哥哥我回来了你是不是一会要我抱你回房,”带土嘟囔着,颇有几分老妈子的风范,“头发还没干也不怕第二天头痛,水门老师那里我已经帮你掩饰过去了,作为报答记得明早给我做红豆糕……”

 

“嗯,我知道了……”卡卡西的声音带着一阵困乏的迷糊劲,听起来有点像是在撒娇,“谢谢你帮我掩护啦,不愧是我的好朋友……”

 

他睡着了。

 

还在帮他擦头发的带土神色有些晦暗不明,但是手里的动作依旧温柔无比。

 

你果然有事情瞒着我。



评论 ( 48 )
热度 ( 95 )
  1. 莱二胖沙场醉魂 转载了此文字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