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9)

我是不是超久没更新了……说好的今晚更新结果还是拖到了半夜,我有罪,真的

这章带卡戏份不是特别多,第七班比较抢镜

非常ooc,非常ooc,非常ooc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把查克拉附在你们的脚底上,一开始不要心急,慢慢来,别刚学会爬就想跑……”卡卡西伸手正好接住了掉下来的鸣人,他放下这孩子后还顺带揉了揉他那头乱糟糟的金毛,“小樱做得很好,佐助你也是,别因为和鸣人斗气就也犯和他一样的错误。”

 

“哼,”佐助一边冷哼一边张开双臂保持平衡,“区区吊车尾的……”

 

“混蛋佐助!”鸣人大声叫嚷起来,‘蹭蹭蹭’几下爬了上去,对,他忘了现在要练的是行走,“你看我现在爬的比你高多了!”

 

他站在离地面最远的一根树杈上,对着佐助做了个鬼脸。

 

“鸣人,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在做查克拉爬树的练习,”卡卡西颇有些无奈,他紧盯着已经有些被激怒征兆的佐助,生怕他一个不注意掉下来,“下来,赶紧练习,不是说要成为火影的吗?”

 

他眨了眨眼,有些调皮的样子,“吊车尾也要努力修行也才会有成为火影的可能啊,就像带土一样。”

 

“可是带土哥根本不是吊车尾啊!你看他明明姓宇智波!”鸣人一脸不服气,“有写轮眼和木遁那么大的外挂算什么吊车尾啊!”

 

“嗤,你这是变相承认了自己的确是吊车尾了吗?”在鸣人对着卡卡西喊话的时候佐助已经稳稳当当地走到了树顶,一个灵巧的后空翻就从树上跳了下来,就是落地时稍稍踉跄了一下,但很快又稳住了。

 

“佐助,你的脚没事吧?”小樱明显的注意到他的脚有些不正常,有些担忧地开了口。

 

“没事,”佐助说,但是皱起来的眉头明显的出卖了他。

 

“我还看着你们呢,”卡卡西走到他身边揉了揉佐助的头发,稍稍带着几分仿佛老妈子操心的语气,“鸣人你先下来,小心点,佐助,坐下,小樱过来帮他看看情况严不严重。”

 

鸣人嘴上嘲笑起了佐助,但脸上却早已挂上几分担忧,小樱半跪在地上,用手轻轻按压佐助稍微有些肿起的脚踝,片刻后她抬起头,表情不像之前那么严肃。

 

“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她说,“有点扭伤了而已,抹点药就好啦。”

 

卡卡西放心地呼出一口气,“我去拿药,你们在这里等我。”说完一个瞬身就不见了。

 

“不用……”话还没说完就因为卡卡西消失的身影而把话又吞回肚子里的佐助沉默下来,情绪少见的有些低落。

 

“佐助,不要因为一次受伤就一蹶不振啊我说!”鸣人蹲在地上大力的拍着他的肩,“这次受伤只不过是你的身体告诉你要好好休息了而已我说!”

 

“你从哪里听来的话?”小樱问。

 

佐助脸上就差写着‘我也想问这个问题’了。

 

“我妈妈说的啦,”鸣人脸上居然出现了像是挂念的表情,让两人还是很惊奇的,“妈妈总是说一些看起来很有道理的话,虽然也的确很有道理啦,像是‘每个吊车尾最后都会打败天才’这种话也有呢。”

 

像是想到了以后会打败佐助的光景,他挠着头发‘嘿嘿’地笑出声,那模样还有几分欠揍。

 

“诶……师母还说过这种话吗?”

 

听到声音的三小只抬起头来,发现居然不是他们的卡卡西老师。

 

“带土哥?你忙完啦?”鸣人第一个反应过来。

 

实在是不能怪小樱和佐助反应慢,因为眼前这个人居然带着个狐狸面具,脖子上还围了一圈红色的稍显陈旧的围巾。

 

“那个不是卡卡西的暗部面具吗?”佐助问,“而且这个天气你围围巾干什么?”

 

“你们也知道我之前和卡卡西商量好我打扫神威空间他来带你们的嘛,只不过这次我打扫的时候找到一些以前还以为的东西,”带土伸手把面具摘了下来,也把围巾扯下来挂在胳膊上,“我打扫的时候没地方放它们干脆就先带着呗。”

 

“你就不会把他们放在一个干净的打扫完再回去拿吗?”佐助说。

 

“……哦,对哦。”带土看起来有点尴尬。

 

“诶……我的暗部面具和围巾怎么被你翻出来了?”卡卡西手里捧着一罐药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周围缓缓飘落的几片叶子昭示着这人刚刚用了瞬身术出来的,“我记得我收的好好地放在一个密码箱里了啊。”

 

“你的密码也就那几个,不是我生日琳生日水门老师生日就是你爸生日,我一试就知道了好吧?”带土说,还把面具扣卡卡西脸上,“好久没看你戴这玩意了还有点想念,来来来戴上看看。”

 

“你都扣我脸上了我还能拒绝吗?”卡卡西的声音因为面罩和面具的双重隔绝听起来有些闷闷的,“看完没?看完我摘下来了。”

 

“没,看你们卡卡西老师,是不是带着这个面具更像个怪人了哈哈哈哈……”带土指了指他的脸,“之前他在暗部的时候就被吐槽过白得发光的无脸怪,现在到像个封闭症患者,特别是这个上忍马甲穿起来后简直显得以前穿的像个暴露狂,长得越大露的越少还越来越白跟白化病似的。”

 

“你够了没?”卡卡西语气听起来有点危险,“阿飞?”

 

“……我错了对不起么么哒。”带土听到他喊自己的代号就知道这个人生气了赶紧认怂,毕竟他可不想吃上几发雷切,还是在打扫过后不想动手的情况下。

 

他们仿佛旁若无人的拌起了嘴,三个孩子看着他们一边爆料一边毫无自觉的秀恩爱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了,于是在小樱以神速帮佐助处理好脚踝后他们立刻自觉地开始训练,尽全力无视那两个已经无视了他们的大人们。

 

等他们三都可以娴熟的在树干上行走甚至客串了一把猴子在树枝间蹦来蹦去后那两个幼稚的大人还在吵架,而且话题已经变成了互相揭黑历史了。

 

“也不知道那次谁做窃听任务扮成花魁还被一大堆男人追捧的是谁啊!”带土已经忘记收敛音量了。

 

“呵呵,那又是谁当时赶过来看到那副皮相居然流鼻血了?”

 

“还不是因为你长得那么色!”带土的脸涨得通红。

 

“呵呵,自己眼神不好还要怪别人?”

 

“你……你这个人简直不知廉耻!”

 

“那是谁因为窃听的太激动结果惊动了别人害得我要扮成那副模样的?”卡卡西不耐烦的掀了掀眼皮。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要逼你扮花魁的!明明是你自己……”带土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

 

“哦,那你倒是告诉我当时决定放弃任务的是哪个白痴?”眼神瞬间变成死鱼眼。

 

“……那为什么你还要给花魁的自己起个那么奇怪的名字啊喂!”

 

“案山子哪里奇怪了你给我说清楚!”卡卡西的眼神居然认真起来了。

 

“读音完全没变你也不觉得别扭!”

 

“反正都是我有什么好奇怪的!”

 

“怪死了好吗!”

 

“才不奇怪!”

 

“怪!”

 

“不怪!”

 

被迫旁听的三个人表示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卡卡西居然穿过花魁装出任务,带土还看着流鼻血了,所以说这两个人居然还没有开窍吗喂,小樱已经开始在心里咆哮起来了,脸上却还是和鸣人佐助一样流露出听到八卦却又为两人的幼稚程度感到黑线的表情。

 

“好蠢。”佐助说。

 

“……是啊。”鸣人说。

 

“我们先去吃饭吧。”小樱说。

 

“嗯。”


评论 ( 32 )
热度 ( 97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