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月亮(重写-1)

1、此篇是最早的作品【带卡】月亮 的重制版

2、刚入带卡圈的时候的脑洞,所以现在可能也有些逻辑错误,而且也有很大程度的修改

3、概述

4、非常ooc,非常ooc,非常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5、送给 @苌楚 

6、be



我的文章目录

下一章



这里是木叶的影岩,是木叶防守最严密也是最疏忽的地方。

 

一个挂着狐狸面具的暗部正藏在这里,小心翼翼的收敛自己的气息,不让自己被村子里警戒巡逻的感知忍者察觉到。

 

几天前,这个暗部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脚底下的影岩从四个变成了六个,甚至连村子里的建筑和布局都完全不一样,这让他很是茫然。

 

不过就算是再怎么觉得茫然,他也下意识地做好了防护措施——他睁开闭着的左眼,轻轻地喝道“解!”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脑海里出现的唯一一个结论哪怕让他在怎么不敢置信也不得不接受了,他大概是来到了未来的木叶——木叶结界这么多年也还是没有变,很好的接纳了他这个异时空的旅客。由于依旧担忧是否是个幻术,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掩藏好自己的气息,布下结界,一直未曾离开过这个藏身之处。但现在他不得不动身了,因为身上的兵粮丸快吃完了。

 

借着观察了好几天的巡逻情况和对暗部的了解,他披上一张黑色的斗篷,学着之前发现的一个暗部走进了一处通道。稍微别开一点面具,他拉下面罩嗅了嗅,找到了被他用写轮眼套出一部分情报的家伙所说的慰灵碑方向的出口——他还有点奇怪怎么这一代的暗部忍者幻术抗性这么低。刚迈出几步却还是迟疑了下来,转身朝着闻到隐隐约约甜味的通道口走去。

 

黑暗中银白色的头发和一黑一红的眼睛,都被掩盖在面具和兜帽下面不被人所识。

 

 

“卡卡西老师与身后跟随的暗部之间已经失去联系三天,”小樱下意识咬着自己的拇指指甲,“最后联系地点的不远处他们发现一个山洞,但是里面只有忍术发动过的痕迹,目前还在调查忍术作用和查克拉的残余波动……我们的增援要赶过去还需要两天时间。”

 

“停止增援,”鸣人摇了摇手里的卷轴,“佐助当时在附近,他跑去查看过了,用忍鹰告诉了我大致发展,并且今晚就能赶回来。”

 

小樱松了一口气,“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那是某种时空间忍术,周围残留的正是卡卡西老师的查克拉波动。佐助告诉我他也没办法凭借轮回眼发动这个忍术——需要很多条件,但因为手里没有原来的样本和步骤所以我们无法推断。”鸣人说。

 

“也就是说目前除了时空间忍术是卡卡西老师做的以外我们什么线索都没有?”小樱绕着办公桌前那一小块空地来回转悠。

 

“不,还有一个线索,”鸣人把脸埋进在桌上交叠的双臂间,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所有的时空间忍术都是基于一个原理‘置换’,也就是说,有什么东西换走了卡卡西老师,跑到这里来了了。”

 

“……我们怎么抓出这个东西。”小樱猛地停了下来,双手拍在办公桌上,颇有几分凶狠的意味。

 

“不用担心……那家伙现在就在木叶,”鸣人说,“本来我还以为是个暗部,但是他一直赖在火影岩那儿不走了,还把那里当成临时据点动也不动我就知道他有问题。”

 

“那你为什么不把他先带过来?”小樱问。

 

“抓不到,我派过去的暗部全部陷入了他布置的幻术结界里面去了,幻术专精的家伙们又奈何不了里面的防御阵法,但他也没有敌意,没有攻击任何一个暗部成员,就只是很安静的待在那里什么也不做,最多也就偶尔探个头出来看看木叶村,所以我们也只能放任他了。”鸣人耸了耸肩,颇有些无奈的说。

 

“那就只能等佐助了?”小樱说。

 

“是啊,看他那边的情报了,不过我觉得,关键点就在那家伙身上。”鸣人说。

 

“但愿如此。”

 

 

佐助现在就在村外不远处。

 

他正一路踩在树顶眺望木叶村,脚下步伐不停地朝火影办公室的方向赶。懒得理会也没有时间去处理村门口的入村程序,他直接发动轮回眼的置换,把自己和别人扔在地上的一个玻璃酒瓶换了个位置——幸亏因为之前那家伙的原因鸣人修改了一部分结界的内容,不然此刻警报估计要响震天。

 

还没等他从窗户钻进办公室,鸣人就先一步看到了他,并上前给了这个常年在外的家伙一个带着书墨气味的拥抱。

 

“哟,佐助,回来啦!”鸣人笑着拍了拍佐助的背,“好久不见啊,这次的事情解决了我请你吃番茄拉面!”

 

“佐助,欢迎回来。”小樱也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我回来了,”佐助看着眼前两个伙伴眼下淡淡的青黑,本想说的话也被他咽了回去,“那个时空间忍术,是卡卡西自己发动的,虽然不知道效果是什么,但是轮回眼告诉我这个术好像有些……奇怪。”

 

他再一次看了看两个同伴明显几天没睡的憔悴脸色和黑眼圈,把自己句尾本来要说的“危险”改成了“奇怪”。

 

“我们这边倒是有些线索,”鸣人快步走到佐助进来的窗台边,指了指不远处被夜色笼罩的火影岩,“那里在卡卡西老师失踪的三天前出现了一个家伙,一直躲在那里,幻术实力相当了得,在结界和封印方面也是个棘手的家伙。”

 

“只不过我的暗部里有个家伙说,”他看了看佐助的脸色,语气带上了几分迟疑,“那家伙的幻术给人的感觉,像是写轮眼释放的幻术。”

 

“先把他带过来,”佐助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为什么你们之前没有动他?”

 

“我腾不出手,”鸣人说,“鹿丸这几天有事请假了,我现在光是公务都忙不过来,影分身去了都挨不过外面的幻术……本体不能随便出动,现在那两个顾问还盯着我,我稍有异动估计他们下一秒就能上来截了那家伙。”

 

“我这几天都是大手术,”小樱说,“根本不敢开小差,连卡卡西老师的事情我都只能用影分身和鸣人了解。”

 

“有些不对,”佐助低头,“你们两个这三天的事情简直就是被人刻意安排好的一样,估计是卡卡西做的手脚。”

 

小樱一拳捶爆了办公桌。

 

“要是让我把卡卡西老师找回来,哼。”小樱脸颊鼓起一块。

 

我现在就给卡卡西老师预定个顶级病房先吧,鸣人想,然后给卡卡西点了个蜡烛。

 

佐助一眼就看出鸣人在想什么,先是决定了也把害他们三个担心了这么久的家伙打一顿,然后觉得鸣人点个蜡烛应该不够,还是点个生日蛋糕吧。

 

 

暗部脚程很快,即使一路上要小心自己不能被发现,但是到达出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他从一棵大树的树顶钻了出来,谨慎的用写轮眼打量了四周,发现没有危险后才开始找自己的目标。

 

四周甜腻的味道非常浓,卡卡西把面罩拉了回去又把面具和脸之间的缝隙用查克拉堵好了才向着味道最浓的地方潜行。招牌还是熟悉的,但是店面却和他记忆里的完全不同了,他打量了一下店里,发现灯已经熄灭了才蹑手蹑脚的上到房顶。

 

走到自己熟悉的一个地方,他低下头借夜色的掩护确定了的确是目的地后轻手轻脚的翻了下去,像一只猫一样一点声息都没有地平稳着地。他轻而易举地从开着的窗户钻了进去,在记忆里的老地方找到了那个放红豆糕的冰箱,尽量小力地拉开门,从里面拿出一盒后又从身上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摸出钱压在那一摞红豆糕的最底下,露出一个小角提醒明天开冰箱的人。

 

然后他便又如同一只猫一样灵巧的翻出窗户,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评论 ( 55 )
热度 ( 82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