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龙与虎

一发完结小甜饼,超级ooc

 @百禽丹風♂沉迷FF14 的点梗,带土虎X卡卡龙

我写的什么SB玩意……


以前的图,可供参考


我的文章目录


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有一座叫做木叶的山,山下住着一群动物,在其中有着名为宇智波的猫科一族、名为千手的熊族、名为猿飞的猿猴一族、名为漩涡的狐狸一族……

 

反正有很多很多的动物在这里和谐的相处着。

 

某一天,在宇智波一族里有一个小虎崽问他们的族长大人:

 

“斑祖宗斑祖宗!我们的山顶有什么啊?”

 

斑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才不紧不慢地开了口:“不知道。”

 

“噫,老祖宗,怎么可能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名为带土的虎崽子叫嚷道。

 

“闭嘴。”名为斑的美洲狮说,“那座山上根本上不到顶,走到差不多半山腰的地方就是一片平整的峭壁,就连蛇都上不去。”

 

“我不信,我要亲自去看看。”带土说。

 

斑嗤笑一声,不愿再搭理他,趴下继续睡了。带土转身跑回自己的小屋,收拾出来一个简易的行囊就向着村子中央的山去了。

 

山底下是茂密的树林,很多的千手熊住在这里,带土还没跑进树林深处就被一只美洲黑熊拦了下来。

 

“哎呀,是带土啊,怎么往这边跑啊?”熊问他。

 

“是柱间祖宗啊,我想去看看我们木叶山的山顶啊!”带土说,“斑和我说上不去,可我还是想去试试!”

 

“那就去试试吧,”柱间说,“虽然上不到顶,但是在很高的地方往下看,风景也是超级棒的哦。”

 

“好!那我去了!”带土一下子就跑远了。

 

“哎呀现在的小孩子,”柱间摇了摇头,“我还是去找斑聊会天吧……最近好不容易没什么活干能轻松一会。”

 

带土凭借自己身为老虎的好体质轻轻松松地就上了山,一路上都特别的安静,连鸟的声音都很少,除了自己脚底下树叶被踩踏发出的“沙沙”声以外带土什么都没听见。

 

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踩空和绊倒后他终于到达了斑所说的山腰峭壁处,但是那峭壁并不是平整的,上面有一道道长长的划痕。

 

带土举着自己的爪子比了比,发现凭借自己的爪子根本划不出这么深又这么宽的痕迹——他的爪子塞进去还能空出一大块地方呢。

 

他试着把自己的爪子塞进那条划痕里,想看看能不能借力爬上去,但是试了好几次都滑了下来。带土放下自己的行李,使劲的蹦跶着看能不能把爪子卡在高一点的划痕里。

 

他成功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他卡在上面迎风飘荡。带土不敢太用力地挣扎,害怕自己一个用力过猛从山腰上掉下去。只得掉在这里,等着估计要天黑才会出来找自己的老祖宗前来救命。

 

虽然很害怕,但是带土觉得自己并不后悔,毕竟就像柱间说的那样,在这里看到的风景真的很美丽——白云几乎是在脚底下滚动,像是有什么生物在里面游动一样,时不时现出下面藏起来的建筑,那些在带土眼里几乎要仰着头才能看全的建筑在此刻小的像一只只甲虫一样,连那些高大的树林都变成似乎用爪子就可以攥住的绿色宝石。

 

美极了,这真的是美极了,带土瞪大他的眼睛想要把这一切刻在脑海里,或许是太过于专注,爪子扣住的力道不可避免的有些松了,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掉了下去,眼里本来的美景瞬间换成白色的,胖乎乎的云朵和碧蓝的天。

 

自己怕是要摔死了吧,带土想,最后一刻他唯一想的不过是伸出了自己的爪子,像是要抓住云那样伸向天空。

 

“笨死了。”有谁的声音嘀咕着。

 

带土感觉到自己不再下坠,腰间有谁的爪子冰凉凉的搁在那儿,但是并不粗暴,反而是用很温柔的力道抓住他。

 

“你怎么会从那上面掉下来的?”那个声音说,“你们不是爬不上去吗?”

 

带土扭过头去,就看到救了自己一命的是一条白色的,从没有在村里见过的龙——村子里那些与其说是龙更像是胖胖的长了翅膀的蜥蜴。白玉一样的角,白色的鬃毛,和自己一样黑色的眼睛和被面罩遮住的嘴——所以说为什么一条龙会戴面罩啊喂!

 

“龙?”带土问。

 

“是啊。”那条龙回答,“你是谁,怎么会爬上来的?”

 

“我是宇智波带土,听说这里往上就再也上不去了,我不信所以就来看看,但是刚刚滑了一下我就掉下来了……”直觉告诉带土如果他告诉这条龙自己是为了看风景结果忘了还在迎风飘荡的事实的话,会被笑死。

 

“哦……”龙说,“你就这么想看山顶?”

 

“是的,”带土说,“话说回来你叫什么?”

 

“卡卡西,”龙说,“我是旗木卡卡西。”

 

“我没有在村里看到过你啊?”带土说,“你住在山顶上吗?”

 

“是啊,”卡卡西说,“原来你们在下面建了村子吗?我还以为下面没有人,只不过偶尔有冒险者登山来看看呢。”

 

“我们很早就在下面建了村子啊……你是有多少年没有下山了啊?”

 

“我也不太清楚……”卡卡西歪了歪头,“大概……五六十年?”

 

“……万万没想到你还是个老头子啊。”带土说。

 

“我还是幼年期呢,还有好久好久才到成年。”卡卡西说。

 

“那我们算是同龄人?”

 

“是吧……”

 

“那卡卡西……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唔……”卡卡西拿爪子碰了碰带土的额头,“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所以带土,要来我家看看吗?”卡卡西问他。

 

“唔……可以吗?”带土问,“可以的话就谢谢你啦!”

 

“上来吧,抓紧!”卡卡西伏下他的脖颈,示意带土抓好他脖子的鬃毛,“我带你上去。”

 

带土生怕自己踩疼了这个新朋友,小心翼翼地收好所有的指甲才轻轻地爬了上去。他扑在一大片白色又柔软的毛发里,觉得自己好像触碰到了云朵。

 

“卡卡西你的毛好软啊!”带土叫嚷道,“像是那些棉花糖一样的云!”

 

“抓好啦,我要出发了。”卡卡西回应他。

 

他伸出自己的爪子,在那块平整的石壁上蹬了好几下——这下带土知道那些划痕是怎么来的了,又一次刻下划痕后他腾飞到了空中,舒展着自己修长的身躯。他带着自己的新朋友在云中起伏,带土见到身边一起漂浮的云,不禁伸手去抓,却碰了个空。

 

“你抓不到他们的啦,”卡卡西说,“其实云就是一种水气来的,没有实体的。”

 

“卡卡西你懂的真多啊。”

 

“都是我的父亲告诉我的,”卡卡西转了转头,“他总是会告诉我这些。”

 

“你的父亲知道的好多啊……我们这次去可以看到他吗?”带土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父亲已经走了很多年了。”

 

“抱歉……”带土低下头,有些低落,“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卡卡西说,“我们快到了,抓紧我的毛啊。”

 

带土刚刚用力攥紧他的鬃毛,卡卡西就一个俯冲像是失控一样直直的往下掉,他不由得有些害怕,把脸都埋进了厚实的鬃毛里,爪子抓得更紧了。

 

在快要触及地面的时候卡卡西一个完美的改向,盘旋了一圈后才落地,他趴在地上抖了抖自己的鬃毛示意带土可以下来了。带土感受到他的摇动,把脸抬了起来,还有些后怕的松开颤抖的爪子,结果一个不小心直接从卡卡西身上滚了下来。

 

“啊呜……”带土呼痛。

 

“没事吧带土?”卡卡西用鼻尖轻轻地拱着蜷缩起来的带土,“还能站起来吗?”

 

“没事啦。”带土抱住卡卡西的头,直视那对黝黑的龙瞳说。

 

然后他们并排坐着,带土靠在卡卡西那长长的脖子上。

 

“卡卡西,这里不是你的家吗?”带土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地方。

 

“是啊。”卡卡西说。

 

“那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啊……”

 

“我平时只要把自己盘好就能睡啦,为什么要建房子呢?”

 

“下雨天呢?下雨的时候怎么办?”带土问。

 

“我不怕水啊,我们龙本身就是雨神啊。”

 

“……”带土有些懵逼,“可是我们村子里的龙都要盖房子的啊。”

 

“你们的龙?”卡卡西有些疑惑,“可是我爸爸说我们龙族只剩下我了啊。”

 

“不可能啊……我们村子里好多龙呢,”带土比划了一下,“只不过和你长得都不太一样。”

 

“那大概是亚龙吧?”卡卡西说,“反正龙族的确是只剩我一个了。”

 

“那你不寂寞的吗?”带土问他,“不会觉得孤单吗?”

 

“……习惯了。”卡卡西说。

 

“那……卡卡西……你……你可以和我一起回去吗……”带土有些吞吞吐吐,“我家里也只有我一个……我想和你一起住在一个房子里……”

 

带土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他的回答,有些失望的低下头,却被一股温柔的力道托了起来。

 

卡卡西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烙下一个吻。

 

“我和你一起回去。”卡卡西说。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END


后续大概就是卡卡西搬进了带土家里,然后经过很多事情后,卡卡西在某一天晚上咬了带土一口,吸走了他的血(设定是龙族可以和自己愿意定下血契的同伴分享寿命)

然后他们一起长大,最后在一起了XD

评论 ( 25 )
热度 ( 75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