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8)

WiFi总算是好了……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卡卡西,吃饭。”带土放下手里的饭菜。

 

卡卡西抱住枕头蹭了蹭,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摆明了不想搭理带土。带土伸手去抢被子却不料被卡卡西猜到,早就做好了准备把被子压在身下让带土拽都拽不动。

 

僵持了五分钟后,带土忍无可忍直接把卡卡西和被子一起抱起来往天上一抛,谁料卡卡西估计是之前争夺过程中被被子缠住出不来,直愣愣的和被子一起掉了下来。

 

带土赶忙冲上前把卡卡西抱在怀里,和着被子一起白乎乎一大团的让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卡卡西露在外面的头发。怎么就这么可爱呢,带土想,顺手把卡卡西从被子里拯救出来。

 

被子团在地上,卡卡西还被他抱在怀里,这家伙还得寸进尺地伸手揽住带土的脖子在他怀里蹭了蹭继续埋头睡觉。带土这下子松手也不是,不松手也不是,颇有几分坐蜡的意味。

 

“起来啦笨卡卡,”他只好选择小声的叫醒他,“还没吃饭你小心胃痛啊。”

 

“……不吃,”卡卡西的声音带着几分刚睡醒的迷糊,“我吃了兵粮丸了,不要……让我睡。”

 

“我要睡嘛~”这下子还带上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差一点带土就面红耳赤的只会说是了,只不过他把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这才挡下卡卡西奶猫一样的撒娇攻击。他颠了颠怀里的卡卡西,又瘦了啊,他想,干脆一屁股坐下来把腿给卡卡西枕。

 

卡卡西顺其自然地松开手躺在带土腿上侧过头去,以带土的视角只能看到他那半张带着刀疤的脸。带土伸手揉了揉他的白发,带着点老妈子操的心的意味开了口。

 

“又吃兵粮丸知不知道你现在瘦的跟骨架差不多了啊,”他恶狠狠地戳了戳卡卡西因为压在他腿骨上所以有些鼓起的脸颊,“笨卡卡你下次再被我看到正餐不吃吃兵粮丸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呵呵,怕你啊吊车尾的。”卡卡西闭着眼说。

 

“我带你去师母那里说你想吃她做的饭。”带土说。

 

“……你何苦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卡卡西说。

 

“谁叫你又不好好吃饭!”带土伸手到卡卡西空瘪的肚皮那里摸了好几把,“你看看整个肚子都要陷下去了!”

 

“前段时间谁说我要有小肚子的。”卡卡西打开他的手。

 

“你就为了和我闹你居然敢不吃饭!”带土快爆炸了,“卧槽你这个笨卡卡!你信不信我现在让你瞧瞧你带土哥哥的厉害?”

 

“不过是区区吊车尾的谁怕谁啊……”卡卡西心不在焉。

 

“等等……宇智波哈啊……带土你给我……住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带土摸上卡卡西的腰侧用平时撸猫的力度在那里反复摩挲,卡卡西一个激灵差点蹦起来,他拼命挣扎却被带土另一只手牢牢地固定在怀里。

 

“说啊,还敢不敢了?”带土恶狠狠的问,语气活像个欺负小姑娘的恶霸。

 

“……哈哈哈哈哈哈……不敢……哈哈哈……”卡卡西连忙讨饶。

 

所以说有时候和别人太熟也不好,你看这种情况和你熟的人简直分分钟就有几百种方法逼得你不得不服软。听到他的话带土停下挠他痒的手,慢慢的拍着卡卡西半直起来的后背帮他顺气。结果一看到卡卡西现在的模样他觉得自己完全移不开视线,这家伙……

 

卡卡西眼角一抹红,还带着些许泪水挂在他银白色的长长睫毛上,脸颊也升起薄红。衣服也因为之前的挣扎变得凌乱不堪,洁白的肚皮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锁骨就这样赤裸裸的袒露在带土的视线中。常年被面罩遮住的脸现在完全出现在空气中,嘴里还传出喘息的声音,胸膛也随着起伏。

 

与其说是美艳,不如说是色气,卡卡西一直是个美人这点带土是知道的,但是这个样子的他可以说是几乎就没有看到过。

 

这样的充满诱惑力……他觉得他都要控制不住自己。

 

带土连忙别过头去生怕自己一时忍不住流鼻血,结果卡卡西还是不肯放过他。他伸手环住带土的脖子让自己从仰躺换成靠着带土的姿势,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呼出的气隔着衣服打在那儿,仿佛有灼热的温度随着那儿延伸开来。

 

这下子带土手无足措地跳开来,脸上早已炸红开来,他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又总是说不出口。

 

“你……卡卡西你……不知廉耻!”最后他结巴着说出这样一段话来。

 

“……吊车尾的,不知廉耻不是这样用的。”卡卡西打了个哈欠,“算了不管你了,我要睡觉了。”

 

说完他就把地上一团的被子重新整好,把自己和带土的地铺铺好后卷进被子里睡了。

 

“你要睡的话顺手关个灯,”卡卡西背对着带土说,“我先睡了。”

 

“你……”带土看着已经快睡着的卡卡西,本来还不想睡的最后还是关了灯钻进被窝,他隔着被子抱住卡卡西,“睡吧笨卡卡,晚安。”

 

“嗯,”卡卡西说,“你拿进来的菜不要忘了收。”

 

“……你能不能早说?”

 

“你自己想不起来而已。”

 

“那不吃饭的人是谁啊!”带土说。

 

“我吃了兵粮丸。”卡卡西说。

 

说不过他,只好爬起来准备去收菜,结果卡卡西拉住他的袖子说:

 

“神威。”

 

“哦,”带土下意识地打开写轮眼,把菜收进神威里又躺了回去,“……等等明天神威空间里会有味道的。”

 

“别废话……”卡卡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模糊了,“明天你去教他们爬树,我帮你清理……”

 

“……”带土说,“睡吧……”

 

“晚安,带土。”

 

“晚安,卡卡西。”

 

 

“带土,起床。”

 

带土睁开眼,坐了起来,发现睡在自己旁边的家伙已经开始洗漱了,连忙爬起来跑进洗手间。等带土忙完后就看到卡卡西帮这家人做好了早餐放在桌上,还把三个还在睡的小崽子们叫了起来。

 

“你做了什么?”带土问他。

 

“老样子,你喜欢的甜蛋和红豆糕。”卡卡西一边回答他一边一手一个小崽子送进洗手间,“我还煮了味增汤,要不要?”

 

“要,你吃了?”带土看着桌上四个碗和碟。

 

“是啊,这家人就等他们起来自己拿吧,”卡卡西给还睡眼惺忪的小樱扎辫子,“你要自己打,我还要帮孩子们。”

 

“噫,我们这么多年老同学情分你有没有放在眼里过?”带土说。

 

“哦,原来我们只是老同学吗?”卡卡西说。

 

“……行行行我们是好基友好了没?”带土说。

 

“……你开心就好。”卡卡西帮小樱扎好辫子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好了。

 

带土在汤锅里捞了捞,捞上来不少豆腐和海带,他把海带全都倒了回去,结果豆腐也有不少跟着掉下去了。他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重新开始捞豆腐,结果一勺海带紧紧的靠在他的汤勺里。

 

“笨卡卡你放了多少海带?”带土扭头问他。

 

卡卡西走过来往锅里看,看了一会他把汤勺一沉,搅了几下捞上来满满一勺豆腐,里面就寥寥几条海带。

 

“知道你不喜欢吃海带所以我没放多少啊,你刚刚那一勺差不多把一锅的都捞了上来。”卡卡西笑着说。

 

“……这手气我有点醉。”带土说。

 

“哈哈哈哈你今天……”卡卡西笑着拍他的肩,“算了一会我来看学生吧,不然我觉得你说不定要被孩子们踩到脸上哈哈哈哈哈哈哈……”

 

“……滚!”带土恼羞成怒地给了卡卡西一肘子,“去看鸣人和佐助,怎么还没来!”

 

卡卡西笑着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他低下头又打了一勺清汤后回餐桌坐下来开始吃早饭。当他把碟子里的三个煎蛋吃到只剩半个的时候自家小侄子和老师的崽总算是来到了餐桌上。

 

“你们怎么那么慢啊。”他迅速把剩下半个煎蛋塞到嘴里,“我都吃完了。”

 

“鬼啊,你汤还没喝呢我说,”鸣人坐到地上开始吃他的炒面,“还不是佐助,非要和我抢洗手台的位置我说。”

 

“吊车尾的你好意思说我,”佐助也坐了下来,“自己一直堵在那里还故意不让我考过去。”

 

“哼!反正是佐助的错!”

 

“吊车尾的!”

 

“行了你们两个别吵架了,”卡卡西突然冒出来,“吃完早饭带你们去特训了。”

 

这下子两个吵嚷嚷的男孩子总算是安静下来,开始解决面前的早饭了,不一会最后的那个小姑娘也乖巧的走了过来打了一碗汤才回到自己位子上开始享用她的早餐。

 

“行了你们吃完早饭歇一会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训练了,下午还要去保护老人家造桥,”卡卡西说,“带土你一会洗完碗自由活动……哦顺便记得洗下神威。”

 

“……昨天不是说好你洗的吗!”带土说。

 

“我要带他们,而且你今天……嗯。”

 

“……”带土一脸的不爽,“哼,下次到你,要不是今天……”

 

“行行行……”卡卡西说。

 

“诶卡卡西老师你们的写轮眼的空间还要洗的吗我说?”鸣人问。

 

“要啊,昨天我们因为意外搞脏它了嘛。”卡卡西说。

 

咦,为什么眼前这三个小崽子的眼神这么奇怪啊……





鸣人已经看过亲热天堂了,还带着小樱和佐助,嗯

评论 ( 49 )
热度 ( 124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