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5)

嗯,早上好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行了不哭不哭啦,在琳面前这么丢脸你也不怕她笑你。”过了好久后卡卡西贴在他的耳旁说,“而且这样蹲下来抱我你也不嫌腿麻……”

 

没错,他们两现在正像个猥琐大叔一样蹲在一座墓前就算了,其中一个还抱着另一个拼命哭,这画面……

 

反正带土的脸是“嗵”地一下全红了,他手忙脚乱的松开卡卡西,吧唧一声摔到地上,那模样像极了凯的忍龟被翻了身挣扎。卡卡西站起身活动似的跳了两跳才伸出手拉他起来,带土抓着他的手慢慢的借力,结果因为腿麻又摔了回去。

 

“等等吧。”卡卡西还保持着半弯腰拉他的动作,“你等麻劲缓缓先。”

 

“你不麻吗?”带土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腿跺了跺,“我看你动作很利索啊。”

 

“麻,”卡卡西说,“但是没那么严重,可能是……”

 

“抱歉。”带土打断了他。

 

“没关系的,又不是带土的错,没必要道歉,”卡卡西说,“这是我根据自己的意识所做出的选择,再说也只是一点后遗症,没有付出严重的代价……”

 

“才不是这样!”带土激动地打断了他,“明明就是为了救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说什么没关系你怎么能把自己看的这么低呢……”

 

“你都说了你是我的了为什么还能把牺牲自己救我看做这么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对不起,”卡卡西低下头,“可是带土,难道我遇到危险你不会豁出性命来救我吗?”

 

“会啊!但这不代表这种牺牲就是理所当然的!”带土说,“虽然同伴是应该保护好!但是同时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啊!同伴也是有想要好好保护你的心的啊!”

 

“……我知道了。”卡卡西说。

 

“行了在琳面前不和你吵了……”带土再一次握住他的手,“拉我起来吧,你不是还要陪兔崽子们出任务吗,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卡卡西看了看时间,“带土,你是不是又偷偷调了闹钟。”

 

“你都直接用肯定句了我还回答什么?”带土说,“所以你现在去应该还算是提早到。”

 

“下次你再把钟调快两个小时我们就绝交。”卡卡西说。

 

“噫,绝交,”带土说,“绝交是什么体位?我们都没结婚你居然要和我做这种羞羞的事情吗?”

 

“……谁要和你结婚啦!”卡卡西难得的放大音量,看起来像是生气了,“还有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黄暴!”

 

哦豁,带土吹了个口哨,卡卡西的耳朵已经红了,看样子不是生气而是已经害羞到快要爆炸了。就算看了再多遍亲热天堂这家伙还是像以前一样纯情得让人恨不得好好地欺负一把,真是青涩又可爱啊这种反应,不愧是卡卡西~

 

“行了你赶紧去带你的三个孩子吧,”带土说,“几天后回来?”

 

“不知道,”卡卡西看上去是一副已经平复下来的模样,但是各种意义上都最了解卡卡西的带土却知道这家伙现在还不能撩拨,因为还处在要恼羞成怒的边缘呢,这个时候撩拨,呵呵“老师给的任务是个护送任务,看委托人脚程。”

 

“那希望委托人能走快点。”带土说,“不然我觉得我好不容易休个假你就不在好亏啊。”

 

“你可以偷偷跟过来然后神威,这样的话我估计一天都不用我就可以收工了。”卡卡西说。

 

“那样的话我估计明天我就又要上班了,拒绝。”带土说。

 

“好啦我会尽快的。”卡卡西说。

 

“那就拜拜啦。”带土说,“真的快点啊,我会很想你很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啊,拜拜。”卡卡西说,说完还上来抱了一下带土,在带土看不见的地方对着墓碑旁边眨了眨眼。

 

“记得帮我看好琳哦吊车尾的,这次到我不在你可要好好地替我陪陪琳。”卡卡西在松开怀抱后这么对带土说道,然后他就一个瞬身离开了这里。

 

“你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很过分。”带土看着空无一人的墓园,扭过头和琳的墓碑这样说道。

 

“我好不容易休个假他居然去陪孩子诶,过分!”带土委屈的说,“我那么喜欢他他也每次都敷衍过去,真不知道是没开窍还是故意的。所以琳能不能托梦给我一点关于追卡卡西的攻略啊……”

 

要是琳还活着估计要一个暴栗敲他头上。

 

“算了我跟一个笨卡卡计较什么……我明天再来看你啊琳,先回去打扫一下房子啦。”

 

在五秒钟之内用神威回到旗木宅的带土瘫在沙发上看起来像一张黑色的大饼——他今天穿着宇智波那套黑色的高领族服。然后他把手套一脱放在茶几上,准备休息个五分钟就爬起来搞下卫生。

 

他走了这么多天那个懒鬼虽然说也会搞卫生但估计有些细的地方他就懒得——毕竟每天带小孩也是够累,小的时候麻烦大了也麻烦。以前带土家里那帮没有家族爱的族人就喜欢把孩子扔给他,直到他搬到旗木宅才消停下来。

 

不过族长家的还是把孩子带过来了,还是一大一小的要叫他小叔叔的两个孩子。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宇智波家的孩子都更喜欢卡卡西,整天粘着卡卡西简直要气死他——毕竟睡觉的时候床上那么多人搞得他还要睡客房。

 

对,那么多人——他们的好老师,也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孩子给两个徒弟带,自己整天不是沉迷工作就是回到爱巢和老婆秀恩爱。结果孩子一过来就扒着卡卡西不放手,然后他就和佐助打起来了——因为他们一人扒着一条腿,而他们都想把两条腿都抱住。

 

“你弟弟和别人打起来了你不管管?”带土问旁边的鼬。

 

“没关系的,佐助只是在玩闹,我还很高兴能看到他这么有活力的样子呢。”鼬从碟子里拿起一块饼干就往嘴里放,“嗯,卡卡西先生做的甜品果然很好吃!”

 

“所以为什么要对那家伙用敬称啊……”带土也拿起一块饼干,“明明叫我就是比较随意的小叔叫笨卡卡那家伙就是先生……”

 

“小叔叔是妒忌了嘛?”鼬吃完了嘴里的饼干又拿了一块。

 

“没有!只不过是那家伙私底下总跟我抱怨听你用敬称他总觉得很怪,让你叫他卡卡西就好啦。”带土说。

 

“卡卡西先生原来是会为这种事感到烦恼的人吗……还真是看不出来。”鼬喝了一口茶,看着弟弟和鸣人已经和好了,正手牵手环住卡卡西。

 

“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带土问。

 

“大概是有点宠小孩但是又比较重礼数的?因为每次来都会准备好东西招待我们,又会在吃饭和睡觉的时候提前把东西都张罗好?”

 

“那家伙就是个冷漠的性子,也就是这几年才跟换了个人一样变得温柔贤惠起来。”带土说,“不过老实说他怕麻烦这点从小时候好像就有……”

 

“小叔叔真了解卡卡西先生啊……”鼬说,“不愧是共用一双眼睛的‘写轮眼英雄’啊。”

 

“我不了解他还有谁了解?”带土说。

 

“嗯。”鼬站起身扶住差点摔倒的弟弟,顺便把鸣人抱了起来放在沙发上,“给您添麻烦了卡卡西先生,现在我来看着他们吧。”

 

“呼……真是可靠呢鼬,我去做饭啦,他们就拜托你来看着啦。”被迫充当手脚架被玩了整个下午的卡卡西稍稍驼下点背,语气中满满的如释重负,“小孩子的精力真旺盛啊……”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向厨房。

 

带土朝他的背影喊:“我就不可靠吗笨卡卡?你为什么让鼬照顾孩子不让我?我在你心中不值得托付吗?”

 

卡卡西在冰箱里找今天早上买好的几个番茄,头都没有抬的回复他:“哦,你今天居然在有客人的情况下看着我做饭是吧。”

 

“……我当然是帮你做饭啊我像是那种只会看着你忙前忙后的人吗?”带土走到他背后,手臂环过他的背帮他拿食材,“嚯你还买了羊排,看来今天有口福了。”

 

“别忘了拿甘蔗,”卡卡西从他和冰箱间的夹缝里缩身硬生生挤了出来,“一会顺手把茶几上摆的苹果拿两个来。”

 

“哦你要做苹果派,”带土说,“面粉要我帮你拿吗?”

 

“不用,在厨房就有。”卡卡西已经进了厨房那扇门。

 

“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小叔叔会搬出来住了,”鼬抱着佐助看到带土也进了厨房才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有卡卡西先生了肯定是和他一起住啊。”

 

“哥哥?你在说什么?”他怀里的佐助扭动着身子。

 

“没事。”鼬放下佐助,牵起他和鸣人的手,“走吧,快吃饭了,今天有你喜欢吃的番茄,我们先去洗手。”

 

“太好了!卡卡西真好!”佐助开心得快要蹦起来。

 

“今天没有拉面吗我说……”鸣人看起来有些失落。

 

“你要吃拉面的话我下次陪你去一乐啦!不要难过啦我们去洗手!”佐助拉住鸣人的手安慰自己的小伙伴。

 

鼬哭笑不得地看着两个小豆丁手拉着手拦住他的脚步,偏偏他们还是无意的。佐助正抱着鸣人的脑袋撸猫一样撸着那头金黄色的头发,鸣人则是“嘿嘿嘿”的傻笑着,手紧紧地拉着佐助的手。

 

“你们两个……走啦去洗手吧。”鼬等了一会还不见他们分开只好出言打断他们,“等一会开饭了结果我们去晚了佐助你的番茄可是要被小叔叔抢完的。”

 

“啊!小叔叔大坏蛋!”佐助瞪圆了眼睛拉着鸣人和哥哥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哥哥我们快点快点!”

 

等鼬带着两个已经眼放精光的孩子回到客厅的时候,卡卡西已经把菜都做好了端上了桌。带土正在给每个人装饭,等他装完后又跑去装汤,卡卡西则是把每个人的椅子都拉开,分别把鸣人和佐助都抱到椅子上才自己坐下来。

 

“哇,你今天煮的我喜欢的红豆汤。”带土高兴的说,“我一会要喝两碗。”

 

“你想喝几碗喝几碗,本来就是专门给你煮的。”卡卡西说。

评论 ( 21 )
热度 ( 125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