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也许吧(4)

晚安

我好像很久没有更新这篇了

我的作品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出门吧,先去看琳,”带土率先推开门走出去,“看完琳你再去找你带的孩子,反正他们也习惯你迟到了。”

 

“什么叫习惯了,我迟到的也不多好吗。”卡卡西跟在他的后面小声的说。

 

“有时候我还真怀疑你是不是换了个人,看看你小时候多高冷的一个小矮子,现在长高了咋就和个地暖似的。”带土说。

 

“你不喜欢吗?”卡卡西说。

 

“喜欢啊怎么不喜欢了。”带土说。

 

“你不喜欢我可以改,所以你说句废话干啥?”卡卡西说。

 

“你一天不怼我浑身难受是不是?”

 

“不是。”

 

“那你还整天毒舌我。”带土说。

 

“诶到花店了,这次买什么花?”卡卡西迅速转移话题,“还和以前一样百合?”

 

“白玫瑰?三轮草?”带土果然没发现卡卡西转移话题的行为,“翠菊也行啊。”

 

“你一股脑送那么多代表思念的花……你是有多想念琳啊。”

 

“你很了解花语哦,说!是不是在我出任务的时候勾搭上了花店的妹子!”带土玩闹的卡住他的脖子,语气带上几分恶狠狠的意味。

 

“……我有男朋友了,谢谢宇智波先生的关心。”旁边在打理花的山中家的店员头也不抬地插了嘴。

 

“……哦,”带土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的,所以你和卡卡西先生要什么花呢?”

 

“帮我拿些曲草,谢谢。”卡卡西抢在带土前面开了口。

 

“诶诶诶!曲草是什么花语?”带土拿胳膊肘顶了顶卡卡西的身体,“怎么感觉你就好像没有不懂得东西呢……”

 

“经常思念,”卡卡西正在忍具包里拿钱,“我还是有不懂的东西,只是前段时间小樱拜托我去资料室拿过关于花语的资料,说是她朋友想要但没有权限,我就帮了忙顺便自己也看了一遍。”

 

“井野那孩子也是承蒙卡卡西先生和你的学生照顾了,”山中家的人已经把花剪好递给了空着手的带土,“今天就给您打个八折吧,以示谢意。”

 

“那就谢谢了啊。”卡卡西很快就找好了足够的前递给了山中家的人,从带土手里接过花就走了出去。

 

他们来到琳的墓前,卡卡西去给墓旁边的花瓶换水插花。带土则是放下手里提的一袋草莓,就这么直接的坐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几乎没有半点灰尘的墓碑,红色的朱砂早已渗透进石头里,带着一种陈旧的味道,却还是像新的一样艳红。

 

“琳肯定很想我,这几天笨卡卡都有来看你吧,只不过我当时出了一个短期任务所以一直不在,我嘱咐卡卡西代我向你道歉,这个懒洋洋的家伙有没有和你说啊。”

 

“没有,别想了没有。”卡卡西也坐了下来。

 

“骗人,你这个人嘴上说得难听,心里软的跟滩水一样,你肯定和琳讲了,说不定还把自己怪上了。”带土说。

 

“……没有。”卡卡西说。

 

“行了你爱咋说咋说,我懒得管你这个偶尔才坦率的傲娇家伙。”带土说,“话说回来琳我这次带来的草莓大叔和我说是第一批,你尝尝看肯定不酸。”

 

“那酸了怎么办?”卡卡西拆他台。

 

“……你这人怎么话那么多!”带土玩闹似的推搡了他一下,“闭嘴,能不能安静的让你土哥和琳好好聊一会,早知道你这么话痨我带你还不如带块红豆糕。”

 

“是谁早上就差哭着喊着跪着求我来的?”卡卡西斜眼看他。

 

“闭嘴!”

 

“切,吊车尾的。”

 

“懒得和你吵,哼,”带土不理他了,“我这次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你的偶像纲手大人了,那位大人在赌场输了个精光后还想抓我们帮她结账,好在我有神威,不然就要像我们队长一样钱包被榨了个精光。”

 

“不过她超强的,轻轻一个拳头下去整个赌场的地板就碎了诶!那个赌场老板超坏的我跟你说,本来纲手大人欠的钱都已经被队长的钱包还完了,结果那家伙居然摆出一副威胁的嘴脸,说我们只赔了一半,还差一半的钱没给,不给钱就不准出店。”

 

“纲手大人二话不说就把地板砸了,吓得那个老板就差跪在地上尿裤子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卡卡西现在带的三个小鬼,水门老师居然吃卡卡西的醋诶笑死我了,说什么‘鸣人在家除了佐助以外就满口都是卡卡西’这样的俏皮话,这个水门老师怕不是傻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现在卡卡西带他的三个小尾巴那姿态简直就一奶爸,还记不记得我们班当年那个水门老师说的冷笑话,就是那个我们之前谈起未来结果水门老师说卡卡西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好父亲,特别宠孩子那种,现在想想水门老师还真厉害,完美的预言,而这个笨卡卡则为我演绎了什么叫女大十八变……”

 

“刚刚的话你敢不敢再说一遍,啊?”卡卡西用手臂锁住他的脖子拼命往后扯,一副要杀人的态度,“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的我告诉你。”

 

“不敢不敢,卡卡西大人我错了行了吗,”带土举双手投降,“不过饭也不能乱吃啊,别忘了师母的非拉面料理,那叫一个恐怖。”

 

“每次去师母家吃饭,只要是师母亲自下厨,就会变成‘吃了就会死不吃也会死’的没有选择的选择题,所以还是你好啊卡卡西,居家必备,贤惠得不得了,怎么办突然不想你以后找老婆诶……”

 

“放心,我不会结婚的。”卡卡西平静的回答。

 

“……你不结婚?!开什么玩笑!”带土差点跳起来。

 

“没开玩笑,真的不想结婚,因为我无法保证自己是不是在某一天就会死在战场上,而且旗木家也没什么东西可以传给下一代,让旗木就在我这里断掉吧,延续一个家族这种事情我并不想……”

 

“你怎么可能会死!”卡卡西话都没有说完就被连万花筒都开出来的带土揪住衣领从地上提了起来,“我看着你你怎么可能会死,我会保护你!要伤害你的人,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我知道了,先把我放下来吧,”卡卡西低下头,带土看不清他的表情,“在琳的墓前别这样闹……”

 

带土知晓他的未完之语,无非就是这个场景总会触动他们两个的神经,回想起以前吵得再凶都会被女孩轻而易举劝下来的场景。于是他松开抓着卡卡西的手,自己也重新坐了下来,有些不自然的挠了挠头。

 

“而且再说了,我觉得现在就我两住在一起挺好的,等你要搬出去的时候……”卡卡西说。

 

结果卡卡西的话又被打断了:“等等,什么叫做我搬出去?”

 

“等你成了家还和我挤旗木宅?”卡卡西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如果是你实在是喜欢这个房子我也可以把它转手给你自己搬出去住的。”

 

“这明明是你的房子你为什么要搬出去!还有你这个语气是怎么会是,怎么听起来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我很在乎你啊,我整个人不都是你的?”卡卡西说,“但是等你结婚以后我就不再是和你最亲密的那个人啦,然后你就会渐渐地疏远我,虽然并不是刻意的。但是只要你有了家庭和孩子,像你这种负责任的好男人肯定是以家庭为重心的嘛……”

 

“……我错了,我不该提起这件事的,对不起,”卡卡西愧疚的低下头,“我错了带土,原谅我,不原谅我也行,先别哭了好吗……”

 

“呜哇……卡卡西……我不要结婚了……我不要和别人组建家庭……我不想和你分开……”带土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你自己说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我又怎么回抛下你去和一个别人组建家庭呢……呜哇……”

 

“……那种未来太可怕了呜哇……”带土抱住卡卡西,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呜哇……”

 

他等了很久才等来带着颤抖的一个拥抱,还有一句轻不可闻的话语。

 

卡卡西说“好。”



评论 ( 36 )
热度 ( 142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