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旗木卡卡西的可疑之处(上)

送给我cp @长鸣 的甜饼……大概分上中下

是个很简单的小故事,大量七班小天使们出没

ooc*3,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小樱和佐助没有在一起,第七班三人近似亲情

我的作品目录

   

 

“有没有觉得卡卡西老师最近不对劲?”小樱咬着嘴里的吸管,向对面两个已经开始抢肉的队友问。

 

“还好吧我说,”鸣人从佐助筷子下抢到了一块肉,“只不过最近没有以前那么工作狂了,我还专门问了鹿丸,他说大概是老师要退休了我说。”

 

“开什么玩笑,”佐助的话语中带上了几分被吊车尾把肉抢走的不爽,“卡卡西才在那个位置上待了五年不到,再说了这个吊车尾的你觉得卡卡西现在会放心地把火影交给他?”

 

“干嘛啦又说我笨……”鸣人有点委屈的夹了一块刚烤好的肉放到佐助的碟子里,“只不过可能是老师太累了现在想休息下吧我说。”

 

“有可能,”小樱从容不迫地夹肉,完全没有参合进对面男孩子们黏糊糊的相处中,“但是这段时间卡卡西老师一次身体检查都没来过。”

 

“你没有直接去抓他吗?”鸣人问。

 

“有啊,但是每次去不是在开会就是正好是视察类的工作。”小樱回答。

 

“……樱,”佐助的声音有点严肃,“卡卡西有多久没去你那里检查了。”

 

“两个月十七天,按理来说火影应该每周都要检查一次的,但是之前卡卡西老师嘱咐过医疗部所以改成了半个月一次。”小樱说。

 

“那你知不知道卡卡西那个家伙的左眼有问题?”佐助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不可能!”小樱直接站了起来,“之前的检查中完全没有迹象!”

 

“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前几天我回来的时候卡卡西那家伙有一瞬间是眯起左眼来看我的。”佐助说。

 

鸣人先把小樱按回座位上才加入话题,“不过说起来卡卡西老师也是有点奇怪啊……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召唤帕克他们了我说,而且有的时候我晚上去找卡卡西老师……啊你们也知道我有时候是没敲门的,结果好几次卡卡西老师直接对我放杀气诶我说,看到是我才放松下来。”

 

“……有点奇怪。”小樱说。

 

“一会我去试探一下?”佐助问。

 

“明天再说,卡卡西老师应该没什么事啦我说,九喇嘛也说过卡卡西老师的情绪也就只是变得有些焦急而已啦我说。”

 

“你把九喇嘛当什么用啊,又不是写轮眼……”小樱说,“可是焦急……卡卡西老师在焦急什么?”

 

“大概是继承人太蠢了看不到退休的可能?”佐助说。

 

“……喂!”鸣人跳脚,“绝对不是这个原因!佐助你个混账,就仗着卡卡西老师最疼你每次都欺负我我说!”

 

“哼,我和那家伙才没有什么情分。”

 

“你到现在和我打架还张口闭口都是千鸟流!”

 

“哈,当年我不在的时候谁死缠烂打要卡卡西陪他琢磨招数?”佐助回嘴。

 

“以前第七班出任务老师总是第一个看你的任务报告书!”鸣人气得哇哇大叫。

 

“每次被最用心地批改的是谁啊!”

 

又来了,小樱想,她的视线在桌边那一摞空啤酒罐上掠过,低下头叹了口气。每次他们一起出来吃饭只要一碰酒不管之前多严肃的话题都可以瞬间变成‘卡卡西争宠大会’。一个在平常就很黏卡卡西,一个在平常基本就是不假辞色,真该让所有崇拜所谓四战英雄的人来看看现在这两个家伙相互争宠的幼稚嘴脸。

 

而且每次他们这样互相爆料的吵起来总让她觉得自己是做不受宠的那个……才怪嘞,卡卡西老师最宠的是我啦!但是她从来都懒得和两个一杯倒争论,反正这种事情自己心知肚明就够了,毕竟有卡卡西亲手制作的生日礼物还放在她办公室的案头。这种事情要是让这两个根本没长大的男孩们知道了,估计礼物就保不住了。

 

小樱喝光桌上的最后一罐酒,把剩下的烤肉都扫荡得一干二净后看也不看还在争吵的两个人,直接叫店长买单。结好账后她娴熟的一手拎起一个队友几个瞬身离开这个基本上就是被他们承包下来的小包间,开始向着村外围的方向赶路。

 

她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打开那扇钥匙被四个人持有的院门,直接把两个已经醉醺醺但还在幼稚的争吵甚至开始你一拳我一拳的幼稚园水准攻击的智障队友往房间一扔。小樱根本没看房间里情况怎么样就直接帮他们关好房间门,自己非常娴熟地拉开冰箱门拿出一个苹果啃了起来,还顺手从旁边的书架上拿出自己上次没看完的书。

 

这里是旗木宅,在四战结束后卡卡西舌战五影解决了佐助的问题后他就把钥匙配多三把交给了他们。虽说是旗木宅但其实卡卡西回到这里住的时间还没有他的学生们多——你不能奢望一个工作狂会在活没干完的情况下回家。

 

作为一个常年居住办公室的火影,空荡荡的房子自然是只能给学生们打理,好在之前旗木宅的清扫就作为一个D级任务常年挂在任务处,指望一个沉迷医院的新任总管、一个一天不吃拉面就好像会死的拉面狂魔或者一个常年流浪在外的一族末裔来照顾这个老房子显然是不现实的。

 

只不过自从有了钥匙后,三个人基本上都是在这边住,毕竟这里很大,也方便——小樱值完夜班回家怕吵醒父母,鸣人的家里乱糟糟的自己又懒得打理,佐助在木叶可以称得上家的地方早就没有了。

 

“这里叫什么旗木宅啦,还不如叫七班大本营呢我说。”在现任火影大人面前说完这句话的鸣人直接就被后排的粉发队友一拳打进墙里去。

 

然后他就被从墙上扣下来压着脑袋向自家老师道歉,对面那个看够学生们的‘玩闹’的卡卡西笑着挥了挥手说“没关系,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那个时候他们谁都没想到,卡卡西居然会有不工作狂的一天——虽然小樱天天都在威胁鸣人天天都在死缠烂打让他速度的放下文件去休息但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们的老师依旧坚持着在火影的岗位上不出问题不下岗——虽然其实已经出过好几次问题进过医院修养了。

 

甚至于小樱以暴力胁迫他休息或者进医院检查他都可以用各种手法逃脱——当然,进了医院转头他就把文件带进来批改。不过好在鸣人可以强行把他带回宅子休息——仙人模式加上多重影分身的组合套餐欺负一个精六绰绰有余,哪怕精六是贤十。

 

不过这方面来讲还是佐助最好用,因为只要佐助一跑回来,鸣人和小樱以聚餐的理由去拉卡卡西简直百试不爽。

 

但是这次却有些不对,小樱啃了一口苹果想,这一次佐助回来她和鸣人去拉卡卡西老师老师居然拒绝了,甚至拒绝的时候还带上了一些……慌张?卡卡西老师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吗……

 

她下意识咬紧了嘴里的苹果,结果咬到了中心带籽的地方,一瞬间奇怪的味道让她立刻用清水漱口,然后跑到洗手台边呸呸呸。

 

算了,明早再去问好了,被奇怪的味道冲到的小樱也没了读书的心思,关了厅堂的灯就跑到卡卡西专门给她收拾出来的一个大房里去睡了——所以说卡卡西老师还是最疼她的,她的两个队友住一个房就算了,据说那个房间在之前还是一个放杂物的地方。

 

她倒在床上将自己埋到松软的被子里,很快就睡着了。

 

同一时间,卡卡西在火影办公室里,听到敲门的声音,头也不抬的一边批文件一边说了声:“请进。”

 

“火影大人,您该去休息了。”来的是静音。

 

“等我批完这部分吧,实在太累的话你先去休息吧。”

 

“……火影大人早点休息。”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关心。”卡卡西说。

 

静音带走了垒起来高高一摞的批完的公文,鞠了个躬后带上门离开了火影办公室。在门关上后卡卡西吐出一口气后仰在椅背上,冷硬的办公椅背贴着他的后脑勺。环顾四周注意到暗部正好在进行长达五分钟的换班时,他迅速撩开左手处披着的火影袍,被他刻意拉长的衣袖遮住了那节平常都会露出的手腕。

 

他拉开衣袖,裸露出来的皮肤上尽是火红色的纹路,随着他的呼吸明灭交替着。卡卡西安静的凝视了这些宛若活物的纹路好一会,在换班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才放下衣袖重新坐直了身体开始批复文件。

 

“你还真是麻烦啊。”卡卡西轻声说。

评论 ( 47 )
热度 ( 314 )
  1. 荆芥沙场醉魂 转载了此文字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