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卡粉和一个想要日更一万二的带卡咸鱼

【带卡】孽缘(08)

emmmmm……日常短小


我的作品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哇,老师原来你有老婆的啊。”白松说。

 

“……”卡卡西说……鬼啊!卡卡西怎么知道这话怎么接!不管是肯定还是否定都很尴尬好吗!

 

“那家伙是男的。”难得的,卡卡西沉默了很久才回答。

 

“所以老师你居然是基佬吗!”白松突然兴奋。

 

“……我们没有在一起。”卡卡西脸开始红了。

 

“原来不否认喜欢他吗……那就还是基佬啊老师!”白松眼里露出兴奋的光,“老师给我讲讲吧,你喜欢的那个半身是怎么样的人啊!”

 

“……去训练。”

 

“我不!老师你要是不和我说的话……”白松紧紧的抱住卡卡西的大腿,“我就不松手了哼!”

 

“……你是不是忘了老师我会替身术。”

 

“……”白松懵逼了,“对哦……算了我不管!老师你要是不说的话我今天……我今天……”

 

“行了行了怕了你了,”卡卡西轻而易举地把他抱了起来,“那家伙啊,是个哭包吊车尾,但是呢又是我的英雄。”

 

“就这么多?”

 

“就这么多。”

 

“老师长话短说也不是你这么说的啊!”白松不满。

 

“没有长话短说,只不过我们之间的羁绊,已经不是话语所能描述的,”卡卡西柔和下眉眼,温柔快要从他那只露在外面的黑色眼睛里溢出来了,“我们之间太过复杂,但也很简单,真要说的话也就只有‘他是我的英雄’这句乏味的话可以说给你听了。”

 

“我不懂,但那些事对老师而言一定是很棒的回忆吧?”白松回头舔了舔卡卡西闭上的左眼,“因为老师地表情太温柔了啊……而且按照老师你的说法的话,我是不是该叫那位未曾相识的男人‘师公’啊?”

 

白松半晌都没听到回复,正奇怪着的时候才发现自家老师已经脸红到面罩外的地方乍一看像是个西红柿一样了,“哇老师你的脸……”他探出一只爪子摸了摸面罩外的部分,“好烫啊,老师你害羞的点还真是……”

 

“别说了。”卡卡西把脸埋在白松背上长长的绒毛里,但是白松回头还是能看到他通红的耳尖在头发上拼命抖动。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揉了揉自己的脸,看起来像是平复下来了,但是还在拼命抖动的耳朵完美的出卖了他。

 

“行了行了不说闲话了,教你豪火球了。”卡卡西按照‘巳-未-申-亥-午-寅’的顺序结好印,控制着查克拉的运行量,成功的在嘴边放出一个还没有拳头大的豪火球。

 

白松好奇地看着卡卡西面前的豪火球,自己也伸出狼爪子学着卡卡西结印的样子比划,结果爪趾一下子就卡在一块了。好在卡卡西一直盯着他,看到他这番窘迫的模样倒也没有取笑他,只默默地帮他解开来了事。

 

白松难免有些丧气,“所以我没办法像老师那样结印诶……那我怎么学忍术啊……”他看起来一副要哭的样子,“怎么办可我要成年才能像老师一样化形啊……”

 

“你这样子倒是有点像当年的他,”卡卡西笑了,“他当初也像你一样怎么都用不好这豪火球,然后为了一血我嘲笑他的仇每天都在河岸旁拼命练习,最后倒是像模像样了。”

 

“是吗,那看来我也不能放弃,”白松振作起来,“毕竟老师话里话外都是‘那家伙是个笨蛋’嘛,我怎么能输给一个笨蛋呢!”

 

“那家伙可不是个笨蛋,到最后他可是比我要厉害的多了。”卡卡西说。

 

“既然我没有他笨,那我一定会比他还要强!这样我也可以像老师保护我一样保护老师了!”

 

‘笨卡卡!我一定会比你强的!等到时候就让你带土大爷来保护你吧!’

 

记忆里的画面和现在重合,像是那个带着风镜的吊车尾少年从未走远,像是他们最后未曾分离。

 

“我相信你。”卡卡西温柔的说,“你一定会成长到比我还要强的地步,那到时候,就到你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地步啦。”

 

“好!”白松说,“不过老师你可以再放一遍豪火球吗……我好像知道到底该怎么用忍术了。”

 

卡卡西依言照做,小小的豪火球跳动在他们面前,看起来一副随时要熄灭的模样,但是卡卡西一直供应着查克拉,怎么会熄灭呢。结果还没等卡卡西琢磨出自家徒弟要怎么用忍术白松就有了动作,他走到豪火球前,鼻尖微动,看起来像是闻了闻豪火球的味道。但卡卡西可以打包票,那味道绝对不好闻——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然后白松就一口把豪火球吞了下去。

 

卡卡西在大脑开始运转之前就已经一把拎起自家狼崽子扒开他的嘴看受伤的痕迹,结果除了火焰焚烧后的味道他什么都没发现。

 

“老西……楞不楞把我晃下来先……”白松被迫张大嘴,连话都说不利索,“我木事啦……”

 

卡卡西明显还有点懵逼——因为他直接松了手让白松掉在他脚上,而他自己没有任何反应。

 

“没事的老师,我只是遵从了自己的本能把它吃掉而已,而且你看!”白松没发现卡卡西还懵逼着,献宝一样围着卡卡西的腿撒娇和炫耀,“我吃掉它就会用豪火球啦!”

 

说着还吐出一个豪火球来。

 

然后他就被终于回神的老卡带着一脸后怕的表情吊起来打了一顿。






卡妈妈:卧槽这小兔……小狼崽子吓死我了,孩子他爸你说是吧?

碎着的土爸爸:所以这冲动着作死的习惯是学谁的?

评论 ( 20 )
热度 ( 66 )

© 沙场醉魂 | Powered by LOFTER